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收稻谷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8-11-23 09:52:32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王倩宇作者:张泽武

前几天,突然接到一个好友的电话,说他老家的稻谷黄了,让我周末到他老家玩,顺便帮他家老人收稻谷。好多年没收过稻谷了,对于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我,对收稻谷这样的农活有着根深蒂固的感情。想象着和朋友到乡下收稻谷的愉悦心情,恍惚间,脑海里突然记忆起儿时和父母亲收稻谷的一幕幕情景。

在儿时的农村,收稻谷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农事。当稻子还碧绿抽穗时,人们便提前做好了收稻谷的准备。编织箩筐、海簸、修补晒谷场,把牛屎搅稀后糊在晒谷场上。等到黄灿灿的稻谷点头,鸟雀盘旋稻田偷吃谷粒时,就开始紧张忙碌的抢收工作。

当东方发白,母亲就早早起床,做好一家人的早餐。吃过早餐,来到田野,田野里早就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一片片的稻田,一片金黄。那稻谷低垂着头,散发着沁人肺腑的芳香,沉甸甸的稻谷仿佛在向主人鞠躬。女人从包里拿出又亮又快的镰刀,脱下鞋,卷起裤脚,进入稻田,不停地弯腰割谷。男人抱起女人刚割好的稻穗,用有力的双手,紧紧握住稻穗的根部,掐成一捆,高高举起,刷的一声,在空中划一圈,然后狠劲地砸在海簸的边沿,随着“哗哗”的声响,谷子纷纷坠入海簸里。当然,有的人家用打谷机,在我们那个偏僻的小山村,打谷机还是个很稀罕的农具,打谷机的踏板,被踩出嗡嗡嗡的欢快节奏,仿佛在演奏一首高昂的丰收进行曲。打谷机旁边很多的人,割、抱、打、捆,热闹非凡。

当太阳挂上头顶时,阳光有些发白。海簸脱下的黄澄澄的谷粒慢慢填满一两尺。母亲长满老茧的双手,麻利地将谷粒撮到箩筐里,根本无法顾及锋利的谷芒刺伤双手。稻谷搬回家后,全家人已累得筋疲力尽,吃过晚饭,我们小孩子已进入梦乡,可辛劳的父母亲还要就着昏暗的灯光用筛子把稻谷里的草筛出来。因为如果不把草筛出来,稻谷就会发热,以后碾出来的米就会变黄变黑。稻谷筛干净后,还要均匀地把稻谷扒开晾晒在楼板上。那时的我时常想,稻田里的稻谷到底有什么样的超能力量,能让我的父母如此辛劳耕耘为之拼命呢?长大后,我才慢慢懂得,收成是我们一家的衣食温饱和所有开销的源头。难怪,尽管千辛万苦,母亲那沧桑的脸上却总挂着她内心映出的欣慰、喜悦和幸福。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自从参加工作后,我就再没有在农田里收过稻谷。现在的农村,外出务工的多了,村里大多是留守的老人和儿童,于是有专业种植户成片的包租,高科技连片种植。在坝区,成片的稻谷,一台收割机,一天一二十亩,很难看到用海簸,打谷机劳作的场面。但在山区和半山区,因为田小坡陡,还在复制着儿时那些熟悉温馨的场面。回忆收稻谷的记忆,其实是在感念社会生活的巨大变化,以及怀念被日子磨去棱角的那些旧时光。张泽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