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外婆的柿子
发布时间:2018-12-04 11:35:48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丁忠泽作者:张 琴

初冬时节下乡,总能在村口偶遇几树柿子,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学的那篇课文《柿子红了》,更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婆。

我们村一带不适宜柿子生长,很多孩子自然是没有柿子吃的。庆幸的是,几十公里外的外婆家,却有一棵大大的柿子树,我和哥哥都很稀罕,每年火把节回外婆家过节,都要站在柿子树下好好端详一番满树的青柿,好像已经能够想象到柿子成熟时的香甜,逢上果子多的年成,总会窃喜,今年外婆家会多给我们家些柿子吃了。待到柿子成熟时,外婆都会趁七八分成熟的时候把柿子摘下,放在提萝里,用细糠填充,以防擦破皮或者挤坏了,带到集市上给妈妈,带回家好生捂起来等待成熟。我和哥哥每天都要看上几次,熟了没有,等待本就难熬,等待美食更是难熬。有时候看到熟了一半,就忍不住悄悄咬上一口,满口苦涩,又放了回去,等到脱涩变软能吃的时候,爸爸妈妈都只是尝尝,多的都留给了我和哥哥,吃柿子的那种幸福,至今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外婆格外疼爱我和哥哥,赶集天的时候,把家里成熟的柿子包裹好,带到集市上给我和哥哥吃,和柿子的美味相比,我们总是吃得半张脸都沾满柿子也浑不在意。记得小时候赶集,最重要、也是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和爸爸妈妈到街上遇外婆,那时候没有手机,所以外婆都会在确定的几个地段卖菜,大多是在小学门口对面那棵树下,以便于我们相遇。我们家和大舅、二舅家的至亲都会在外婆摆摊卖菜的地方碰面,嘘寒问暖,聊聊家长里短,外婆也总会从菜篮子里翻出水果或者零食给我和哥哥,那都是别人送给外婆,外婆舍不得吃留给我们或者早早买好的。

说起外婆和妈妈,记忆犹如洪水一般袭来,她们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如今,妈妈已离开我们多年。上个月,小姨给我打电话说外婆病危了,记忆力衰退的厉害,已经记不得太多人,电话里跟我说话的时候,外婆一下子就用最亲昵的称呼唤出了我的名字,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可我还是装作很开心地喊着外婆,电话那头的外婆已泣不成声。小姨说,外婆和三舅打电话都未哭成这般模样。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倒流,妈妈还在,外婆,依旧康健。

柿子还是一年又一年的结果,成熟,自从离家求学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吃到外婆家的柿子了。

异乡熟得再透的柿子,也不及当年偷偷咬下的那一口香甜。看着满树结成一堆堆、一垒垒的柿子,我在思念您,我最亲爱的外婆,最亲爱的妈妈。张 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