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老南瓜
发布时间:2019-01-04 09:06:26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邱君竹作者:李剑虹

入秋,屋檐酱台上,院子旮旯,围墙脚,总是摆放着老南瓜,或聚集一处,仿佛老南瓜开会,或一溜儿排开,仿佛老南瓜排队。

金黄或红黄的老南瓜收回来,总是露天摆放着,不能算存放:存放已有了收藏的意思。乡村的老南瓜不值钱,不值得存或藏。它们只是被摆放在那里,如此而已。过路人看见了,无论认得认不得,张口跟你要一个老南瓜,“给一个就给一个,你自己选一个,抱走就是。”主人也不心疼。露天摆放老南瓜,也是有理由的:是有意地,要让冬天的风霜,“煞一煞”老南瓜,风霜煞过的老南瓜,颜色更红,味道更甜。

老南瓜要是丰收,一株瓜苗可以结七八个甚至十来个老南瓜,一个大大的老南瓜,足足十来斤。种老南瓜的好处是,老南瓜几乎不会占用土地,把瓜籽种在地边,让它“向外发展”,即可。地里还可以种别的作物。老南瓜耐旱,地里的其他庄稼和蔬菜苗晒得半死不活的了,地边的老南瓜叶,也耷拉着,收拢了伞盖,阳光不那么强烈了,叶柄又精精神神地,将伞盖撑开。

瓜叶荷叶一般大,瓜藤指头一样粗,瓜藤里饱含水分,瓜叶瓜藤上,均密布细长的毛刺,昆虫鸟兽,都不吃它。一株瓜苗到了盛夏,延展得满坡都是瓜藤瓜叶,老南瓜则在叶子的掩护下,静静地肥硕。

“腊月八,杀南瓜。”是滇中民谚。

杀老南瓜做什么?用老南瓜的甜味佐米饭,养胃润肠。

一刀下去,老南瓜“呀”一声裂开,向两边晃动、摇摆,露出金黄色的瓜瓤,似在炫耀。

民谚里这个“杀”字用得好:准确、传神。我一直认为,民间不无语言大师,于此民谚,可见一斑。

腊月初八开始,就已进入过年的程序。

腊月初八这天,家家户户都“杀”一个大大的老南瓜,煮一锅南瓜粳米甜软饭,以示庆贺。

杀开了老南瓜,先得掏出瓜瓤,滤出包裹在瓜瓤里的瓜子。瓜子攒着,晾干了,过年才可炒了吃。瓜瓤通常不吃,给了猪,猪却狼吞虎咽,转眼之间,一丝不剩。

切了瓜,去了皮,剁成块状,备用即可。

旧时做米饭,得把自家产的稻粳米煮到半熟,再滤出米来蒸,谓之蒸米饭。蒸米饭前,将切好的小块老南瓜,捂在半熟的大米上面,要一同蒸才行。大米蒸成米饭了,老南瓜也就蒸熟了,但还不能吃。蒸熟的老南瓜,软软的,糯糯的,搁菜籽油,滴上野坝子蜂蜜,把米饭和老南瓜在锅里均匀搅拌,再焖焖,出锅前,缀之以各自所好菜肴,就可以吃了。

稻米是粮,南瓜是菜;人是铁,饭是钢。

老南瓜米饭是一种简单的吃法。老南瓜米饭的金黄红润底色里,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雪白和丝丝缕缕的碧绿,是“金镶玉”,又是“金镶翠”。

南瓜米饭,甜得腻人,香得诱人,看得馋人。

米饭属于细粮。细粮是难得吃一回的。

南瓜比糖还甜。甜味是山乡孩童的最爱。

吃南瓜米饭,我常常吃得太快,我常常噎着了自己。

我已有很久不怎么吃甜食了。

人活一世,总是从喜欢甜味儿起步的,人总是尝完了酸甜苦辣之后,才会珍惜生命里的那些甜头的。

一个人可以不吃甜食,但不能忘记生命里的那些甜。李剑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