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乡村伙夫
发布时间:2019-01-25 09:02:15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邱君竹作者:陈显文

这群乡村伙夫的平均年龄已超过六十岁,他们大多是我称之为老叔、大伯、二叔的父辈,我的父亲也是这群乡村伙夫中的一员。

为了给主人家置办一场体面的婚宴,乡村伙夫们在婚宴前两天就开始忙活起来了。天刚蒙蒙亮,踏着严冬里寒冷的浓霜,伙夫们就敲开主人家的大门,聚在一起商议宰杀猪牛的事情。吃过早点,伙夫们就开始各自忙自己的事情了,有宰牛的,有杀猪的,把牛、猪的肉清洗干净,按菜谱分好类,这一天的工作基本算完成,这是在为婚宴准备主食。

第二天依然大清早就到主人家,这一天主要是准备婚宴,因为早上不但有亲戚朋友来吃饭,如果主人家是娶媳妇,早上就得招待好这些去讨亲的人。这些父辈乡村伙夫们就得将牛肉、猪肉、鸡肉、鱼肉等主要的肉类烹饪成各种色香味俱全的乡村婚宴菜肴。

随着最后一道菜肴的完成,客人也来的差不多了,主人家觉得婚宴的时间也差不多了,随着“管家”的一声“开饭了”,唢呐师傅鼓起腮帮,吹起了声音洪亮的唢呐声,这些乡村伙夫们就将忙活了一天的菜肴陆续端上了松毛席上,接受数百张口的检阅。一群乡村伙夫,在乡下简陋的厨房里用心做出一道道菜肴,要接受几百人不同口味的品尝,有挑剔的,有不满的,有合口味的,总之,众口难调,做一个乡村伙夫是一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菜做好了,客人主人脸上都会露出笑容,反之,客人会絮叨:“这家人的饭菜整不成。”主人家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在故乡,这群为主人家辛苦忙碌的乡村伙夫是没有酬劳的,等到做厨结束,想得周到的主人家会将办婚宴剩下的酥肉、糖果或瓜子包好每人一袋送给这群乡村伙夫,碰上小气一点的主人家就什么也不给。这群乡村伙夫为主人家忙碌两三天,他们自然不图报酬,主人家所给的一点点零碎的糖果也不是报酬,支撑他们不停地为一家家红白喜事做厨的动力就是一种信仰:他家有事我帮他,我家有事他帮我,大家把事情尽量做到圆满。

如今,故乡的各种宴席依旧有增无减,这群年老的乡村伙夫依旧忙碌在各种宴席上,他们都是乡野宴席上做厨的好把式。随着这群年老的乡村伙夫离世,故乡的各种宴席就将以另一种模样呈现,也许主人家会花钱请厨师做菜,味道会更美,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在故乡的宴席上,再也吃不到地道的故乡菜了。陈显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