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怀念那暖暖的火塘
发布时间:2019-01-25 09:02:56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邱君竹作者:李玉平

年关又到了,“每逢佳节倍思亲”,我不由想起了家乡亲人们围坐在火塘边伸着手掌烤火、唠家常的温馨场面。

老家地处山区,每家每户都有一个火塘,火塘是一个约七八寸深、边长七八十厘米的长方体土坑,四周镶嵌着条石,它是一家人聚会的中心。火塘上方挂着籽种、腊肉,正对火塘的梁上挂着一根铁链,链条末端是一个铁钩子,用以钩挂锅壶煨水做饭,火塘周围随意丢放着一些草墩,有客人来了,便坐在草墩上烤火、聊天。

“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火塘里的火是不能灭的,烧煮饭菜或烤火时刨开火种,加柴草烧明火,没人在家时用灰焐住留作火种。袅袅轻烟,使农家陋室充满无限的温暖和生机。小时候,一家人围坐在火塘边,听父母讲些离奇的民间传说,火塘里或焐着洋芋或烧着糍粑,偶尔的还用手扇着火烟说:“火烟火烟那边去,这边狗屎臭,那边腊肉香……”这些场景记忆犹新。而最难忘的,要算是在火塘里刨包谷花吃了,雨雪天,一家人就围坐在暖烘烘的火塘边,父亲修补农具,母亲纳鞋闲聊。火塘里,一个树疙瘩和几根干柴燃得正旺,火苗舔着锅底,锅里的干四季豆和烟熏肉翻滚着,散发出阵阵喷香,邻居都能闻到。我们姊妹几个喜欢抢那把火钳,把红红的炭火扒开,抓一把干包谷籽丢进柴火灰里,噼噼啪啪,柴灰四溅,包谷籽炸开了花,姊妹几个乐得嘿嘿大笑,嘴里露出空空的缺牙或白牙,用火钳把炸开的包谷花夹出来,吹吹灰,迫不及待的放进嘴里,撇开嘴唇,用牙尖咬着,呵几口气制冷,接着便嚼食起来,香甜可口,竞相抢吃、打闹,父母在旁边乐得眉开眼笑。洗脚水在火塘上煨着,烫乎乎的,暖暖的泡一泡,舒服极了,接着把水淋淋的脚板搭在火塘边烘干,让火塘的温暖流遍全身,趁热爬上那单薄的床铺甜甜地睡下。

走出故乡三十多年了,远离父母姊妹的怀抱,远离故乡暖暖的火塘,在职场艰苦打拼,一年只能回去那么一两次,每次都要坐在火塘边,拿着竹子做的吹火筒,围裙也不系,任凭烟熏火燎,煮饭炒菜,烤火聊天,享受家庭的温情,追寻快乐的时光。李玉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