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罗次萝卜
发布时间:2019-03-08 09:20:56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王倩宇作者:赵美红

每次回老家看望父母,总会被眼前千顷良田里的萝卜所迷醉,裸露出地面的萝卜舒展着水灵灵的腰肢迎风而舞,惹得路人想要拔一个解馋,偶有路人会忍不住带一两个回家煮吃,即使主人在场也会慷慨赠之。只要是有劳动力的人家,每年都会种上几亩萝卜增加收入,这也成为农人勤劳致富的渠道之一,并且由固定的公司统一收购,无需担心卖不出去,因而萝卜的种植范围越来越广。在儿时的记忆中,萝卜的种植主要是山区,坝子里种的都是庄稼。父亲原是山里人,自从来上门之后就难得回山区老家,逢年过节走亲戚时,他们总要赠送给我们自制的块状干萝卜丝。那时,山区里的人们只把萝卜当成纯蔬菜来种,种的也不多,还有许多古怪的坝子里不曾有的蔬果,我至今仍记得它们的样子却叫不上名来。兴许,山区的土质和坝区的土质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以致作物的栽种都要受其限制。然而,不知何时起,萝卜却从山区到坝子蔓延开来,成了绿色加工业不可或缺的发展对象。

冬天的罗次坝子到处是晒萝卜丝条的篱笆和木架,把田野装饰成一幅幅美丽的图画。放眼望去,一排排整齐的篱笆和木架罗列于田间,人们在田间忙活,有的洗萝卜,有的擦萝卜,边忙边哼着小曲,或是谈笑着一年的收成,萝卜的丰收带来年关的喜悦,过几日,萝卜又将成为年猪饭桌上的一道美味。罗次的萝卜已有100多年的种植历史,萝卜品质好,产量高,加工出来的萝卜丝、条深受市场的欢迎。

对于寻常百姓而言,萝卜主要是做菜吃,于我,萝卜自我记事开始,就成了一种美食。幼时家贫,物资匮乏,在童年的记忆中,咸菜是我们上小学时候的零食,乳腐,腌菜,腌萝卜都是孩子们口中的零食。每次上学,我们总是用干净的菜叶包一块乳腐,或一把腌菜,或是几块酸萝卜,边吃边玩,不多时就到了学校。学校门口多数卖的是葵花籽、酸梅粉和腌萝卜,三分钱一小杯,五分钱一大杯,腌萝卜撒上些胡辣椒很是爽口,我和小伙伴们都很喜欢吃。家里的萝卜吃完后,我们就到学校门口买吃,腌萝卜一直伴随我们度过整个童年,它不但腌制了我们的乐趣,也腌制了我们的梦想和生活。此外,每户人家过年时都会腌上几个大萝卜,正月里就用它来招待亲友,一直到现在,有孩子的人家,还会腌萝卜,虽然不是主要的零食,但对于七十年代的我们来说,却是一种难忘的记忆,那种罗次独有的味道牵引着我的思乡之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