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栀子花开
发布时间:2019-11-22 08:48:06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段绍玉作者:周玥佳

栀子花香,沁人心脾。栀子花香,一直是凝结在我记忆深处,久久挥之不去。

初夏,院子里就陆续开满了皎洁纯净的栀子花,淡黄纤嫩的花蕊,婀娜多姿地簇拥于栀子花心,清新可人。微风掠过树梢,枝头的栀子花瓣总会深情款款地伴着微风不停的摇曳、颔首,尽情卖弄蓄意已久的各种风情。每到这一时节,院子里便弥漫着栀子花的淡淡清香,每到这一时节,院子里也便多了赏花的叔叔阿姨,也便多了贪恋玩耍的孩子。我便在这栀子花的绽放和花香中渐渐长大。

从记事开始,印象中的妈妈一直长得很漂亮,很青春。她有着栀子花一样的颜色,栀子花一样的芬芳,栀子花一样的神韵。栀子花开放的季节里,妈妈都会挤出一点时间,陪我一起观赏,一起摘下几片最美的花瓣作书签。

记得五岁那年初夏的一个阴天傍晚,院子里的栀子花如约而至地次第开放,一树一树的繁花,耀眼夺目。此时,母亲牵着我漫步在栀子花树下,静赏每一片花瓣冰雪剔透明的纹理,细听每一声鸟语花开的声音。忽然,阴沉的天空飘起了细如银线的小雨,枝头少许的花瓣像是与细雨嬉闹,调皮地飘离枝头,伴着雨丝,在风中飘落回旋,然后缓缓地落在草丛中、泥土上,飘落在我的头发和蓝色的百褶裙上。我突然发现,凡是花瓣落过的地方,都留下了斑斑点点的污迹。看着百褶裙上那些斑斑点点的污迹,看着枯萎暗黄、零落不堪的花瓣,顿时一片神伤。随即撅起小嘴,生气地对妈妈说“你看你看,这些臭花瓣,弄脏了我的头发和裙子,我再也不喜欢它们了。”妈妈看后,一边替我摘去头发上和裙子上的栀子花瓣,一边安慰我道:“宝贝,别生气啦,回家换一下裙子,洗个澡就行啦”,在回家的路上,妈妈又微笑着对我说:“孩子,花是大自然最美的仙子,它点缀了我们的生活,美化了我们的心灵,而且“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看着母亲的笑容, 我似懂非懂。

一天中午,当我靠着妈妈的肩膀时,无意间,发现妈妈乌黑的秀发中出现了两根白发,仔细一看,不止两根,是三根、四根……一根根白发,给我的第一意识是:妈妈渐渐老了。我默默走回书房,随手拿起一本书,突然间,一朵泛黄的栀子花瓣从书中滑落,穿过我的指尖,静静地躺在书案上,我小心翼翼拾起它放在手中,尘封已久的记忆再次扑面而来,难忘童年时与小朋友们在栀子花开花落中一起玩耍的情形,难忘妈妈在我成长道路上的辛勤付出及对教育工作的尽心尽责……

余秋雨《废墟》一文里写道“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没有白发的老人是令人遗憾的”。既然喜欢一朵花的开放,就更应该有理由喜欢一朵花的凋谢,由娇艳变为枯黄,其实就是一个绽放青春,燃烧生命甚至奉献生命的过程。周玥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