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大地色彩
发布时间:2020-05-23 08:17:38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王倩宇作者:陈显文

是谁像迷路的孩子,在春风里嬉戏,轻嗅着凤凰湖边怒放的花朵;是谁如田园诗人一般,隐居能禹小镇栽花养草,将姹紫嫣红的鲜花织成大地的锦缎;是谁如朝觐的教徒,虔诚地仰望东山的伟岸,在宁静的幽径上留下斑驳的足迹;是谁如贬谪的诗人,在夜晚的龙街渡口眺望明月,将思乡的愁绪洒入江中。

这片古老苍茫的大地,气候炎热,植被稀疏,但土地肥沃,濡养着二十余万苍生,他们生于斯长于斯,挚爱着这片大地,在习惯了酷热的天气里,年复一年地为大地涂抹绚丽的色彩。

滇中北故乡元谋就像梵高的画布,苍凉是其底色,但那些与底色相交或重叠的色彩,时常撞击着我的瞳孔。

春花浪漫山岭红,元谋的春天是火红的。有人说元谋是没有春天的,立春一过,天气一天天炎热起来,田间地头的木棉花次地开放,起初零星几朵,直到满树繁花,那殷红的木棉,如燃烧的火焰,将春天里苍凉大地的红色聚集 ,摄人心魄 ,令人驻足。朴实的木棉,如同滇中北那些守土如命的苍生,长在山谷河畔,无需挑剔土地,矗立于天地间,怒放在春天里,将红色的美铺排、渲染,将春天的大地装扮得富有生气与活力。对木棉花的盛赞,明末清初诗人王邦畿在《咏木棉花》里写道:“奇花烂熳半天中,天上云霞相映红。自是月宫丹桂种,嫦娥移植海门东。”

如果说滇中北元谋春天的红是由木棉花铺排的,那么凤凰花就是将这种红渲染到极致的尤物了。

清明前后木棉花凋零,谷雨节一过,气候炎热的滇中北,站在路旁的凤凰花就次地开放,颜色鲜红的花朵在鲜绿羽状复叶的映衬下,突兀地映入眼帘,这红绿搭配太显眼了,让你忍不住多瞅它几眼。这种习惯在贫瘠土地生长的凤凰花,在滇中北元谋随处可见,当你伫立于这种植物面前,你会强烈地感受到生命的坚韧和美丽,但它只属于热坝元谋,只有汲取火辣阳光,干热气候的精华,才能孕育出天地间这绚丽鲜艳的红。

暮春花红艳,仲夏最绚烂。凤凰花的花期可以长达两个月之久,从暮春到季夏,在滇中北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凤凰花艳丽婀娜的影子。

滇中北夏天是酷热的,雨水常姗姗来迟,但雨水一旦落定就会毫不吝啬地滋润这片大地,雨水充沛,阳光炎热,植被葱茏,绿色在这个季节肆虐,遍及山谷沟壑,田间地头。那些橡皮树、酸角树 、棕榈树就在盛夏蓬勃生长,形成浓密绿荫。那些悠闲的老人,围在树下,煮一壶茶,下一盘棋,翻几页书,不知不觉中就度过一个惬意的下午。在滇中北的小镇,很多卖凉卷粉的顺势就在硕大的橡皮树下摆摊,顾客路过 ,来一碗凉卷粉边吃边歇息,权当纳凉。

碧绿的田野,青绿的山坡,油绿的果园,在这炎热的世界,傍晚时分漫步田间地头,让一抹抹绿色撞击着瞳孔,心情惬意无比。

随着那些橙黄的芒果,黄褐的龙眼,棕黑的酸角,黄色的石榴,红色的火龙果熟透,滇中北元谋大地的秋天被这些色彩各异的水果占据,这些水果缀满枝头,挤爆水果摊。这是大地给予辛勤劳作的农人的馈赠。如果说夏天的碧绿是为秋天的收获积蓄力量,那么在秋天滇中北的田间地头,那些勤劳朴实的故乡人,他们辛勤耕耘,借助现代化农业生产、运作方式,从土地里种植出自己想要的生活。一方沃土养育了乡人,也塑造着乡人的善良朴实性格。滇中北色彩斑斓秋天,映照在农人灿烂的笑容间,那是土地馈赠给乡人最美的色彩。

素有“天然温室”和“金沙江边大菜园”的滇中北元谋,当别的地方还是寒蝉凄切 ,天寒地冻时,这里却是温暖如春,大片的蔬菜基地将大地的色彩涂抹成万顷碧绿 。 秋天里挖了花生 ,冬天里就被种上番茄 ,洋葱 、菜豆 …… 这里的土地很少荒芜 ,勤劳的故乡人认为土地荒芜就是懒惰与无能,当大家都能从土地里种植出幸福生活,自己却将土地闲置,不种植任何蔬菜瓜果或粮食,荒芜的土地会让自己汗颜。滇中北冬天的田间地头依旧种植着各种蔬菜,红色的番茄,紫色的茄子,碧绿的卷心菜,还有微风拂过在枝头颤动的青枣,将滇中北冬天装扮得如同别处春意盎然一般。在田畴间不断变换的农作物里,滇中北冬天的色彩虽不惊艳但美得富有春意。

站在马头山 ,俯瞰热坝大地 ,苍凉背景上那一抹抹色彩,四季变幻,色彩各异,那一抹抹色彩 ,是滇中北故乡人勤劳的象 征 ,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 ,将荒凉的坡地种植上果木 、蔬菜和花卉 ,为滇中北大地织上绚丽锦缎 。 大地濡养苍生 ,苍生 描绘大地色彩 ,相得益彰 ,这就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通讯员 陈显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