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酒香里的童年
发布时间:2020-05-30 09:11:18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邱君竹作者:任茂松

淘、泡、蒸、拌、酵……年逾七旬的岳父,手颇巧,一袋洁白莹润的糯米,经他一番倒腾,就变成了一坛甜米酒。他所酿制的甜米酒,入瓮两天开始嫩甜,这时补液,再捂一夜后,到第三天出窝,便甘甜如饴。

以前,家乡生活普遍不济,田地也逼仄,稍失盘算,或遇天灾,次年便有断炊之虞。不过,几乎每家每户都要在紧巴巴的水田中,抠出那么一两小丘来,栽插糯谷,将收得的糯米用于碾粉子面过年时做汤圆、做油煎粑粑,抑或舂糍粑。当然,明理的婆娘,也会努力从牙缝中省下那么一点糯米,给自家汉子酿制醪渣酒喝。五荒六月的,家中也没啥好物,汉子们一天劳作,口干舌燥,心中早就馋上了那一口,近晚归家,放下背子,直奔楼上,小心地揭开瓮塞,取专用的未沾染过荤腥的老葫芦瓢,从瓮中打上一大瓢清丝亮晃的醪渣酒来,一仰脖咕嘟咕嘟当饮料灌下。过了瘾,解了渴,精气神一下子恢复过来,再香喷喷地点上一锅老草烟,吸着,挑上水桶,沿坡下到箐中的水井中担水去。

时光如梭。2017年春节,我携妻带女返家拜祖,正愁何处停车,一个中年汉子热情招呼:“哥,您回来啦,快,开到我家去停吧!”我定神:这不就是以亮老叔的儿子、当年一块儿陪过我喝醪渣酒聊天、后遭变故的茂平兄弟吗!我将信将疑,随他指引,小心地将车开入路边岔道,从一条窄窄的缓坡土路,径直开到一幢崭新的小洋楼前,原来是一个宽敞的院子,地面刚铺好毛坯,尚未打上混凝土。我将车停稳当,以亮老叔的老伴应玲老婶,还有他们家的两个女儿,一道热情迎过来,对我们一家嘘寒问暖。我进入他们家才刚建起的二层小洋楼,一间屋子一间屋子挨个细看,从所处的房子,到眼前这个面色黎黑、略已谢顶的汉子,再到一楼他的21岁仍昏昏糊糊的重残女儿,他的病弱的母亲,还有两个中年空闺的妹妹。我怎么也想象不到,这个曾经如浮萍一般的家庭,是如何举尽洪荒之力,搭上脱贫攻坚的快车,实现浴火重生的巨变。中午,我们一家因时间紧促,未在茂平兄弟家吃饭。“等下次回家,一定还来这院里停车,好好地在你们家喝上一回醪渣酒!”我说。茂平兄弟娘俩这才松开了紧紧拉住我和妻子的粗糙的双手。

近些年来,县城人居环境越来越好,在8.4平方公里建成区面积上,常住居民已增至7万人之众。与此同时,华联、万家、鸿福、家易购等超市尾随开张。在其柜台上,总少不了甜米酒的身影,晶莹剔透,装在玻璃瓶中售卖,均为外地所产,在酒香中,找寻自己的童年。(任茂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