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中秋的味道
发布时间:2020-10-16 09:51:02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杨芬作者:流星

对中秋节的认识是从一股清香开始的,那是一股思念的味道,那是一缕团圆的思念。

在我很小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傍晚,一股股浓郁的清香溜进了我的鼻孔,这是我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味道,光是这味道就让我直咽口水。香味越来越浓,扑鼻的气息越来越重,我就惦着脚,探着头,怯生生的望见了离我越来越近的、挑着箩筐人。

箩筐是用竹子编织的,圆柱形,朝天的圆口被一块红布给遮盖着,两股绳子从箩筐的底腰部窜出,伸至一根长长的扁担处,缠绕着扁担转了一圈,又折回箩筐的腰底部,将整个箩筐给兜了起来。随着挑箩筐人脚步的移动,两个箩筐忽上忽下的跳动着,扁担则一弯一翘地舞动着,我的眼光、我的心脏都随着他们一起忽闪忽闪的跳动了起来,生怕一不留神,这舞步便曲终人散,不得感知。

“孩子,快叫三叔。”突然,妈妈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吓了我一跳。

“妈妈,好香啊!”我吧嗒吧嗒的咽着口水,伸出鲜红的舌头添着嘴唇说,全然忘了妈妈的话。

妈妈接过三叔的箩筐,放到了家中那红彤彤的米柜上,就做饭去了。我则轻手轻脚溜进房屋里,企图去揭开那清香的源头,然而还没有米柜高的我,怎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就只能定定的站着,远远的望着,深深的闻着。

这天的晚饭,妈妈破例炒了我最爱吃的鸡蛋。若在平时,闻到炒鸡蛋的香味,看到黄黄、嫩嫩的鸡蛋,我至少要多吃一碗饭。可今晚的我,鼻子里闻到的就是箩筐里透出来的清香,脑子里想的也是那股清香,草草的扒了碗饭就溜进房间里去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米柜上的箩筐不见了,那个叫三叔的人也不见了,唯有那股清香还溢满整个屋子。

“小馋猫,你守了一晚上的东西在这呢!”妈妈走进屋子,打开米柜,端出盆子,拿掉红布,一个土黄色的、圆形的、布满盆底的东西赫然呈现在了我的眼前,表面看起来油油的,中央散落着黑色的、白色的嘴短、肚圆的东西(后来才知道,那是芝麻),在其底部有四个三角形探出了头(原来那是作为隔层和包托月饼用的油纸)。

“妈妈,这是什么,好香啊!”

“这是月饼,是中秋节全家人一起吃的东西。”

“妈妈,我偿一点好吗?”我扬起小脸,一脸渴望的说道。

“不行,过两天,全家人都到齐了,拜祭月神了,才能吃。你要是敢偷吃,我就给你吃一顿棍子汤。”妈妈一边说,一边扬起手掌,做出一副打人的动作。看着这种情况,我吓得往后退了半步。我是家了最小的小人人,以前有可以吃的东西,妈妈都是首先拿点给我偿偿鲜的,今天妈妈这是怎么了,不但不给我吃,还欲打我,是不是这饼子太香了,太好吃了,怕我给吃完了?

不过,妈妈并没有将饼子放回米柜里,这就给我留下了亲近饼子的机会。妈妈一离开,我立即就用手指头碰了一下饼子,那饼子上面的油脂就粘在了我手指尖上,将我手指尖也染得油油的。我当即就将手指头放进嘴中吮吸了起了,既有香味也有油味,不过不像平时我吃的猪油那样油腻。油油的,滑滑的,软软的,这是我触碰饼子后的第一感觉。后来,我觉得光咂手指头不过瘾,就偷偷的、小心翼翼的用指甲抠出粘在饼子中央的一粒芝麻,放进嘴里一嚼即碎,脆生生的,浓香满口。到中秋节吃月饼的时候,月饼中央的芝麻差不多都被我抠吃完了,留下一些浅浅的小窝窝,乍一看好似一个个小心窝,但月饼的的外表面还保存原状没有被破坏。

在等待吃月饼的这两天,每天我都会贪婪吮吸它散发出来的芳香,每次外出后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盖布打开深深的嗅上一阵,吃上一粒芝麻。我切身感觉到,离家越远,那股清香味就越淡,而心中思念那股味道的思绪就越发浓厚了起来,只盼望着早点回到家中,重新感受那股芳香的味道,就盼望着父亲不要再忙于工作早点回家来,姐姐早点放学回家来;走进家中,那股清香味就越浓,心想就这样待在家中感受它的芳香,像饼中挨挨挤挤的芝麻粒一样,紧紧靠在一起,再也不远离。

盼望着,思念着,中秋节就到了,明晃晃的月亮从天边升起来了,将那深邃的天空照得通体透亮,照得家中物件清晰可见,照得家里人满脸笑容,如果月亮会摄像的话,这一夜它不知得照下多少全家福,它的储存器估计都得爆满。

妈妈点燃三柱青香,插到院子的正中央,再烧上几份草纸。我拿来筛子,放在香的后面。姐姐捧出月饼,放在筛子的正中央。父亲端出茶和酒。随后,又拿来煮熟的花生、脆生生的苹果、红彤彤的石榴、水汪汪的梨、五颜六色的水果糖等食品放在月饼的周围,搬出几个凳子,环放在筛子外围,我们则齐生生的站在旁边。妈妈先磕三个头,随后口中念道:太阴菩萨,今天是八月十五,是您的生日,我们献上果饼,祝您生日快乐!逝世的亲人们,愿您们的灵魂与我们团聚过渡佳节!太阴菩萨请您保佑我家五谷丰收,家人平平安安、和和美美、团团圆圆等祈愿语。最后,我们依次磕头拜祭月亮,妈妈拿出家里切菜的大菜刀,按照家里的人数(在家的,在外地的,都要算在一起),切成大小一样的饼块,并先拿了一块给我。

饼子切面的外围是黄色的荞麦面,酥软可口;中间是一层黑色的喜沙泥,稀软香甜。狠狠的咬上一大口,稍微咀嚼一下就化在口腔里了。一个吞咽动作之后,饼子将我哽得不行,差点透不过气来,妈妈见状赶紧端来水让我喝下,才使它们滑进了肚里,口腔里仅剩下少许的面粒和沙泥,我这才明白原来好东西是用来品尝的,不是用来狼吞虎咽的!没吃到的时候,心里就想这么一个薄薄饼子怎么够我们一家人吃呢,我一个人都可以一次就将它吃完。待到吃过之后,才发现,原来这饼子油水特别足,甜味特别浓,面粒特别细,感觉凝聚的都是精华,才吃一块就将我酿得不行,和着水将我的肚子给装得满满的。

自此,过中秋节就成了我一年一度的企盼,既留念那一家人沐浴在月光里的温馨,又留念那环绕鼻孔、留存唇齿之中荞麦喜沙的清香。

时过境迁,年复一年,我由当初的懵懂幼儿变成了如今的丈夫、父亲,一年一度中秋佳节年年如期而至,不仅过节的人变了,而且过节所吃的月饼也变了。有和全班同学一起过的中秋大联欢、有和爱人一起过的甜蜜中秋、有小家庭的快乐中秋、有独自一人在单位中秋守望,少了大家庭齐聚团圆的和睦中秋,少了儿时中秋节的仪式感。月饼由面盆大小变到了拳头大小,不再是中秋节的专属节庆食品,在中秋节来临前几个月就上市了。有的饼子一年四季都有,成了点心食品,并由荞麦饼扩增到火腿饼、鲜花饼、果肉饼等等,丰富多样,琳琅满目,数不胜数,一一品尝过,反而思念起了儿时的荞麦喜沙饼。

守望快乐,思念幸福。信手买来的月饼,掩埋了一年一度的期盼;想吃就吃的畅快,掩盖了一年一度的渴望。或许一个月饼更能引发人们的遐思,或许有了等待才能获得团圆,或许有了思念才能更加意味深长,或许短暂有趣的过程更让人留念。

一个月饼,一轮圆月,一家团聚,一种心灵的交融,一片心意的展露与表达,吃的是饼,赏的是月,说的是情怀。或许您在千里之外,也许您近在咫尺,但我们都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都置身在月光的沐浴里,心里都有个家,脑里都装着你我他。(流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