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母 亲
发布时间:2020-11-06 09:13:23来源:责任编辑:王蕊作者:史建萍

要是有人问起这个世界上最深厚、最真挚的爱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母爱。”

母爱无边,大爱无言。对于母亲,我真的有太多的话想要对她说,可是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六十年代,母亲初中毕业。当时外公是一名小学教师,受观念的影响,他不愿让我妈妈再走他的路,执意剥夺了母亲想去从教的机会。母亲只能由城市走向农村,拿锄、挥镰刀。

七十年代,母亲给了我生命。由于生活条件的限制,我一出生就是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可每次生病,母亲都忙不迭的带我去医院看病,打完针后,买一碗米线给我吃,而她却坐在我身旁等我吃完才回家。那时我最奢望的就是能吃到城里青年饭店的一碗米线,所以对打针的恐惧心理也消解了许多。

母亲一直以种菜作为她的职业。平时不让我去帮忙,她怕影响我学习,可一到周末,我是必须去劳动的,从劳动中我深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而更多的是劳动带来的收获让我们全家喜笑颜开。又白又胖的萝卜、包裹紧致的大白菜、绿油油的韭菜,数不胜数,卖价也好。八十年代中期,在母亲的辛劳之下,生活越来越好,母亲也很节俭,没过几年,我们家的住房由瓦房变成了二层楼的砖房,同村的人都很佩服母亲,羡慕我们全家能住上新楼房。

八十年代末,我高中毕业。由于高考期间发高烧,考场上昏昏欲睡,考试失败了,我也落榜了,不少村民及亲戚都劝说母亲,让我回家务农,然后嫁出去算了。可就在那最关键的一刻,母亲不听任何人的劝阻,执意让我去参加补习班,来年再参加高考。我兴奋极了,卷起铺盖,立即和同学相约,第一次去了楚雄,挨条街找补习班。终于找到了一家,然后埋头苦读,一年后考上了师专英语系。是母亲给我的机会,我心里比谁都清楚。一种激荡的心绪在体内徘徊,我要感谢一下母亲,可话到嘴边总是说不出口,不是吝惜那几句话,其实总是觉得无论多么真诚的话语都无法表达对母亲的感激与佩服之情。

三年的学习之后,我顺利毕业了,也有了一份当教师的工作。我珍惜我所得到的一切,也在想一定要回报母亲。

由于操劳过度,2010年6月初,当我参加高考监考结束的那天,母亲被查出是心梗,我一听只觉得心里有块石头压着。等我暑假一放假,马上带母亲去云大医院复查,检查结果精准得令人震惊,心血管堵塞面积达到95%以上。病危通知一天一次,我快支撑不住了。我同意让医院给母亲做心脏搭桥手术,医生说费用在12至15万元左右。母亲知道了昂贵的费用之后,固执地从做造影的手术台上下来,坚决不做手术,要求保守治疗,医生无奈。

从医院回来的那段时间,我们全家都商量好了轮流伺候母亲,可她一听我们要像对待婴儿一样地去对待她时,立刻变了脸色。我知道,要强的母亲不愿接受现实,她说她能吃能喝,能劳动,生活能自理,她不愿整天躺在床上。就这样,母亲一直坚持到现在,每天靠药物维持,仍然又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如今,我早已有了自己的家庭,也为人母近18年。儿子在外上高中快两年,时常对儿子的牵挂让我想起我上大学期间妈妈对我的牵挂。一封封家书仍存放到现在,偶尔还拿出来看看。发黄的纸张上面,字里行间流露出母亲对我深深的祝福与期望,一句句朴实无华的话常让我双眼模糊。“天冷了,多穿点衣服,多打点肉吃,钱别省”……可一学期结束时,我把剩下的饭菜票拿去学校食堂换成一牛仔包面条,放假背回了家,我告诉母亲我从未饿着。

我常利用周末、假日去帮母亲干一些劳动,打扫房屋卫生或是煮顿饭给家人吃。这几年我坚持一个月给母亲剪一次脚指甲,用不专业的双手为母亲理发。我完全可以带她去理发店理,但她不肯,所以我们母女也习惯了这一约定,一来母亲觉得可以省了10元钱,二来我也可以在理发的过程中和她唠叨唠叨,心里也舒服多了。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我怎能不抓住呢?

有时候,我和母亲的言谈中也会有言词过激,事后我也后悔过,那是因为她不听我的劝导,偏要干那么多的田间劳动及家务。假期里,让她来我家住上几天,可两天不到,她就趁我们午睡时悄悄回去了,说家里的人忙,回去做点家务心里踏实。在农村,母亲爱上了那片肥沃的土地以及得天独厚的水资源,她常说只要人不懒,就会有好日子过,闲着太无聊。她确实很勤劳,种出来的菜长势好,有看样,卖价也好,可做女儿的我却心疼她那么辛苦。每次下班回家,我尽量不走新公路,仍从老路上走,为的就是能看到母亲在菜地里忙碌的身影。有时干脆停下来去菜地里和她说会话,可有时又不忍多看。总之,看到她的身影,我心里总是五味杂陈。

感恩母亲,是她把最无私的爱给了我,是她时时刻刻牵挂着我的衣、食、住、行。感谢母亲给予我点点滴滴的关心!(史建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