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门对狮子山
发布时间:2020-11-13 10:26:22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杨芬作者:余继聪

矣波村委会西边是武定县城和狮子山,东边是文笔山。在狮山镇矣波村委会驻村的好处,是离狮子山很近,就紧挨在狮子山东边山脚下,只隔着一个小县城和窄窄的一条香水河,早上一打开门,狮子山就进来了,晚上躺在床上,狮子山就一起躺到床上来了。第二个好处,是离牡丹花很近。牡丹花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位妩媚美丽、高雅脱俗、雍容华贵、神秘迷人的女子。武定人不仅常常邀我登狮子山,采野生菌中的鸡枞、香蕈、青头菌等等炒吃,还常常约我一起去狮子山看牡丹花、山茶花和野杜鹃。在武定,狮子山等山林间,国色天香的牡丹花是一点儿都不稀罕的,十几米高的大树野杜鹃也是随处可见的。武定人家常常把雍容华贵的牡丹花当莲花白,炒为一盘菜、烧为一盆汤,当做家常菜,常常把硕大粉嫩、素雅高洁的野生白杜鹃腌制成酸爽脆嫩的水腌菜下饭。

狮子山顶林间野生山茶花也很多,六七百年树龄的古山茶花,珍稀的黄山茶、黑山茶,都不少。

春节前后,省城昆明人像水一样涌向狮子山,看牡丹花,看山茶花,看野杜鹃。

早上起来,我喜欢在村路上走走,晚饭后,我也喜欢在村路上走走。无论是走到大矣波村、赵家庄、龙潭村,走到小矣波村、芭蕉箐、文笔山,还是走到恩路村、大石头房、小石头房,狮子山都一直一路陪着我。我走得快,狮子山也走得快。我走得慢,狮子山也走得慢。我走得很近,它就紧紧跟在我身后,走的很远,它依然跟在我身后。

狮子山巍峨挺拔,高耸入云,林木葱笼,雨季里盛产野生菌,鸡枞、香蕈、松茸、牛肝菌、青头菌、铜绿菌、鸡油菌、灵芝菌等等,山间林下随处可见。沿着山路盘山而上,沿路边的野生菌,种类繁多,形状各异,色彩缤纷,煞是美丽。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彝族传统盛大节日“火把节”前后,狮子山林间的山珍——味道鲜美的野生菌鸡枞就大量出土了,一出就是一大窝、一大片,百十来朵,叫做“火把鸡枞”。“火把鸡枞”像一把把精美的小伞,在雨水绵绵中,一夜之间就可以逐渐撑开,像一个个小仙子,在雨中载歌载舞。发现一窝一塘“火把鸡枞”,那种精灵一般的美,常常叫人震惊,感叹世间竟有此尤物。这样的“火把鸡枞”,捡拾采摘起来,往往就能盛满一大花篮,满篮子就是白色银色的精美小伞、美丽小仙子、烁烁火焰。登山的人,带上一两个食品袋,一边登山,一边沿着山路边随手捡拾采摘野生菌,不大一会儿,就能捡拾满一两大袋,提都提不动了。

每年雨季来临,也就是菌子季来临,都是武定人、挨近的省城昆明人最幸福的季节。武定乡间村村寨寨、城里家家户户相约上山捡拾菌子,喜谈菌子,乐吃菌子,那种快乐,自不待言。武定城乡处处溢满菌子香。省城昆明的人也像潮水一样,一波波相约涌向武定,登狮子山、文笔山,逛罗婺彝寨,吃菌子,采菌子,买菌子,那种快乐,自不待言。

武定小城,很像狮子山下长出的一窝鸡枞,静静地卧在狮子山脚下,像一朵国色天香的牡丹花,盛开在滇东北乌蒙高原上的一个肥沃坝子里。武定坝子,像一个肥沃的鸡枞窝、鸡枞塘。秋冬的早晨,狮子山都笼罩在云雾里。雨天里,狮子山也都笼罩在雨雾里。云遮雾绕中,狮子山显得很神秘美丽。

传说中,狮子山是大明朝建文皇帝最后隐居出家当和尚的地方,这里山高林深,建文皇帝出家隐居于此,不仅避开了追杀,还在此募捐化缘,修建了正续禅寺,在寺里吃斋念佛,修身养性,并且在狮子山广泛种植牡丹花。

因为广泛生长着牡丹花,每年春天里,狮子山就漫山花枝招展,花枝摇曳,花枝乱颤,浪漫美丽,春意盎然。我总是觉得,狮子山是一位神秘美丽的女子,既清新脱俗,不可亵玩,又雍容华贵、皇家气派,既可亲可近,又高雅出尘。所幸,狮子山对我是有情有义的,早上一打开门,狮子山就进来了,晚上躺在床上,狮子山就一起躺到床上来了。

狮子山有观音洞,有泉水涌出,形成美丽的月牙潭、天池(平顶玉湖),传说天池里有灯盏。我几次夜里登狮子山,都好像果真很亮,不知道是不是天池里的灯盏照着。

凌晨,在狮子山顶上看日出,一枚金黄、圆罗罗的朝阳从莽莽苍苍的滇东北乌蒙山大高原上爬上天空,云蒸霞蔚,煞是美丽壮观。

我总是觉得,登上狮子山,应该是可以看到金沙江的,毕竟金沙江就在狮子山北边不远处,可惜常常为云遮雾绕,我没有看到。

登上矣波村背后东边的文笔山,向西看,觉得武定城当真很像一朵牡丹花,盛开在武定坝子里、香水河边,狮子山当真很像一头狮子,雄踞于滇北乌蒙高原。武定人不仅喜欢登狮子山捡菌子,也喜欢登文笔山捡菌子。

矣波村委会一千三百多户人家,以前有267家建档立卡贫困户,现在大多数人家住上了两层一幢的簇新小洋楼,用上了自来水,拉通了互联网宽带。

一个易地搬迁统建的苗族村就在文笔山半山腰,村名就叫文笔山。原来的文笔山村苗族人家都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现在是一个十分整齐清爽美丽的小村子,家家户户住上了两层一幢的簇新小洋楼,用上了自来水,拉通了互联网宽带。

每年,文笔山苗族村很多人家捡菌子卖的收入都达近万元,少数人家甚至一两万元。矣波村委会每一个村社几乎家家都在山地果园里种植了板栗核桃,许多人家每年卖板栗核桃的收入高达几万元。我曾经到矣波村委会好几个村的山上捡拾板栗,听着板栗像雨滴一样咚咚咚咚、滴滴答答掉落,近距离观看小松鼠捡拾收藏板栗,内心是那样宁静纯洁,红尘喧嚣被忘到了九霄云外。我也曾到文笔山捡过菌子,捡到不少鸡枞、青头菌、铜绿菌、奶浆菌,拿回村委会,炒红辣椒,能炒成两大碗,一桌人还吃不完。

我每次去文笔山苗族村,苗族汉子们总会马上用牛角杯盛满一杯酒,热情的递给我,叫从不喝酒的我感到盛情难却。

在矣波驻村工作,我常常不想回家了。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