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频道 > 文苑
【新春走基层】 家香 · 家乡
[发布时间:2018-02-23 17:19来源:云南楚雄网]

悠长的礼舍江水、清香的松毛、出油的核桃……于我而言,都是故乡不可忘却的记忆。这个春节,是在中山老家度过的,当然,一个假期,总是被家中的种种琐事纠缠的脱不开身,所幸,兄弟姊妹间的难得团聚却是久违的感动,当然其中,最喜欢的莫过于一起做粑粑了。

TIM图片20180223165940_副本

做粑粑,是需要做些准备工作的。首先,得做“包芯”,老家的粑粑,多数是做成甜味的。选用家里晾干的核桃,去了坚硬的壳,取出核桃仁,作为“包芯”的主料备用。二三十个核桃,也只能剥出一小碗的核桃仁,很费工夫。当然,怎么把核桃砸开,完全的取出核桃仁,也是一个技术活。好在说说笑笑间,一碗核桃仁也就剥好了,剥好的核桃仁当然要舂碎才行。“包芯”的第二步,就是切红糖。家里的红糖基本都是“一扇一扇”的,需要用菜刀切成碎末。这项工作,大妈总是会说她来切,虽然兄弟姊妹都大了,但她总会担心我们切到手。无论我们多大,在父母亲人的眼中,我们都总是孩子。加了红糖还不够,还要再加上白砂糖。核桃仁、红糖、白砂糖,“包芯”就做好了。

TIM图片20180223165950_副本

TIM图片20180223165853_副本

以前,老家发面用的是“白酒水”,一般在前一晚就要揉好面,让它发酵,粑粑才会松软可口。后来随着酵母产品越来越多,发面也变得简单了。早上的时候,大妈早早就揉好了面,午后要做粑粑时,面已经发酵得把盆都顶起来了。揉面是最辛苦的一个过程,也是一个重体力活,所以基本是由家里的男孩子来完成的。

做粑粑,是最体现技术含量的一个过程。粑粑的美观与否,就在此时成就。揪一小坨面,放在手心搓圆,再做成窝窝头状,放入“包芯”,封口,放在蒸底上,一个粑粑就完成了。做粑粑的过程,看似简单,却是最欢乐的一个过程,兄弟姊妹们,总会互相比较对方做的粑粑好不好看,丑不丑。无论美丑,大妈的要求却很包容,就是“包芯”不能露出来。

TIM图片20180223165933_副本

四十来分钟后,白白胖胖的粑粑们就可以出锅了,享受美食的时候也就到了。吃的时候,发面的松软,搭配香甜的“包芯”,总是一份简单却又满足的味道。小时候,我们总会只愿意吃甜甜的“包芯”,吃不完的皮,总是会给大人们。大人们总是无限的包容着我们的任性。

家乡的味道,总是给我挥之不去的眷恋——锅洞火里烧出的老南瓜,剥下烧焦的皮,就是香甜甜的火烧南瓜;精细的包谷面,做成面果,放在火上一蒸,放上一点点猪油,就是一碗喷香扑鼻的包谷饭;野外出行,如果没有带草果,在山上随意采上一把野坝子,放到鸡肉中,就是一碗美味无比的野坝子煮鸡。

午夜梦回,那些故乡的味道,总会浮现在记忆深处,许多味道,时至今日,我已经很少吃到。就像做粑粑,看似简单,其中却掺杂着团聚的味道、儿时的味道。

毕竟,家香即是家乡。记者 丁忠泽

责任编辑:邱君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