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赵祚传:俯首甘为孺子牛
[发布时间:2018-06-29 08:51来源:云南楚雄网]

赵祚传是大姚人民的骄傲。他生于1903年8月20日,牺牲于1929年3月29日,年仅26岁。

赵祚传出生在大姚七街仓西村一个书香门第家庭,从小聪明好学,少年时代忧国忧民,青年时代立志报效国家和人民。1925年秋,赵祚传考入上海大学。1926年秋,经中共党员王德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春,为了加强云南革命领导力量,中共中央和广东区委派王德三、赵祚传、毕昌杰等回云南开展工作。3月1日,在中共云南特别支部的基础上,成立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王德三任书记,赵祚传任委员,负责组织工作。12月,成立中共云南省临时委员会,王德三任书记,赵祚传任委员,继续负责组织工作。1928年4月,省临委召开扩大会议,决定成立中共云南省特别委员会,由赵祚传任省特委书记。

赵祚传是云南早期党组织工作的开创者之一。1927年春,他深入工厂、学校、农村积极发展党团员,建立党的基层组织。足迹遍布滇南、滇西十多个县。经过他和党内同志的共同努力,短短半年内,云南全省党团员由40人左右发展到近200人,在昆明、蒙自、嵩明、安宁等地建立了20多个党支部。

赵祚传对云南早期农民运动做出了重要贡献。他根据中央精神和自己深入工矿农村考察的体会,写成了通俗易懂、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的《农民四字经》《农民四字经》由党组织油印成册后在广大农村四处散发,影响深远。对于后来云南许多地方的农民武装暴动有着深远的影响。

赵祚传体质单薄,他很早就患有胃病,后又患了肺病。但他工作艰巨繁重。在白色恐怖、出生入死的日子里,使他焦虑愤懑,胃病发作,胸口疼痛,有时还吐血。同志们经常叮嘱他注意休息,加强治疗。他说:“我的病是重的,可是国家的病更重。时间不等人,救国家重要啊。”

当时党的活动经费非常困难,赵祚传长期过着十分简朴的生活,把家里寄来的生活费绝大部分都交给了组织,还三次变卖家产,为党筹集活动经费。两次是动员家人变卖田地和房屋,一次是动员妻子把陪嫁的金手镯、金戒指变卖。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国共合作破裂,国民党开始大肆抓捕和屠杀共产党人。在一年多时间里,赵祚传三次被捕入狱。一天,赵祚传正在楼上研究工作,一位老妇人匆匆忙忙地跑上楼说:“先生,外面有人在探听你们的情况,搞什么可得小心些。”当时办公桌上正放着一份上级的机密文件,如果落到国民党手中,会给党带来很大的损失。身边的同志急忙抓起火柴说:“赶快!把它烧了吧。”“不行,文件内容很重要,尚未向党内传达,烧了,对下一步工作的开展会带来损失。”赵祚传冷静地想了想,灵机一动把文件插进了房顶的瓦片下,料理停当后,装作是本楼居住的老百姓,悠悠地向楼外走去。门外三个贼眉鼠眼的侦探,什么也没有探到。夜里12点左右,听到有人喊门,赵祚传妻子李善徵起来站在门里问:“深更半夜的找谁?”警察在门外支吾了一下说:“我们是与赵长官一个单位的人,有紧急事情要汇报,快开门。”“夜不行公事,天塌地陷也等到明天再说。”话音刚落警察就破门而入,赵祚传看到房顶上、院子里都是警察,当场从容地被捕。第二天赵祚传妻子到监狱探望,看到丈夫和10多人关在又黑又臭又闷的小屋子里,她伤心地哭了。赵祚传拉着妻子的手,小声地安慰她说:“干革命的人,坐牢是常有的事,过几天我们就会出来,不要紧,别哭。”在狱中,他组织难友开展斗争,在监狱墙上写下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标语。被党组织营救出狱后,革命意志更加坚定。 1928年6月,赵祚传拖着重病之身,步行离开昆明回大姚为党筹措活动经费,在家乡开展革命活动。中秋节前两天,思念亲人的赵祚传刚回到仓西村家里,就被仓东村在七街任团防中队长的张伯伦探实,并赶到县政府向伪县长杨振海禀报。1928年9月28日白天,杨振海派出85个敌人把仓西村团团围住,并要赵祚传的父亲交人。他的父亲用计把敌人拖延到晚上,并派人送信给赵祚传,叫他在夜间化装逃离虎口。夜晚,敌人知道中计后,开始逐户搜查。赵祚传烧毁了机密文件,化装成帮工,藏在邻居家中。但却被从小一起长大的张伯伦认出,不幸被国民党反动派第三次抓捕。

赵祚传被捕入狱后,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他在狱中写道:

镣锁琅铛进县城,狱里无处不冤声。

茹尽人间无限苦,但期革命早日成。

家人为了解救他不惜倾家荡产,家乡的进步人士也想方设法全力营救。省特委也作过多种策划,并派省临委委员刘玉瑞回大姚想办法,但终因革命处于困难时期,敌我力量悬殊过大,营救计划未能付诸实施。

赵祚传被捕后,整整半年都在狱中度过,他和敌人进行了坚贞不屈的斗争,封官许愿,威胁利诱,严刑拷打,都未能动摇他坚定的革命意志。云南反动当局恐生事端,密令大姚县政府将他就地处决。但县长杨振海拖延未执行,还说可以担保释放,目的是为了敲诈赵家钱财。为了营救儿子,母亲只得出卖田地。赵祚传洞察担保获释纯属骗局。于是写了《狱中思母》,宽慰母亲:

楚囚无辜恨难平,革命奋斗只为民。

寄语慈母宽自慰,日落西山莫倚门。

在狱中,伪县政府的副官劝赵祚传,你的事情无可挽救了,有受枪决的痛苦,何不如服毒自尽好了。赵祚传大义凛然,义正词严地说:“我没有做过什么污名败节,对不起人类的事,值不得自寻短见,你给我滚出去。”遇难的前一天,赵祚传坦荡安然地写就了饱含崇高情怀的五封遗书。在给父亲的遗书中,赵祚传劝慰亲人,希望他们理解自己是为国牺牲,死得其所,不要过度悲伤。在写给妻子李善徵的遗书中,赵祚传劝慰妻子,“你尚年幼,是否可以领着昆儿长此过下去,这在你自决,切勿为一切所束缚”。赵祚传和李善徵是在1925年农历2月19日在昆明喜结连理,可谁曾想到,四年后的同一天,也是农历的2月19日,赵祚传牺牲了。一对恩爱夫妻就这样生死两相隔。赵祚传牺牲后,李善徵怀着对赵祚传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爱恋,含辛茹苦,终身没有再嫁。

1929年3月29日,黎明前的黑暗中,街上嘈杂的脚步声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只听见有人边走边喊:“中国共产党万岁!”“革命胜利万岁!”优秀共产党员、坚贞不屈的共产主义战士赵祚传被国民党秘密枪杀在大姚县城北门外。

青山处处埋忠骨,一腔热血洒故里。赵祚传遇难的当天,在七街仓西村赵氏宗祠,省临委委员刘玉瑞从外地请来照相师,对着烈士胸前的三个枪眼,为他拍摄遗容。人民群众和各界人士纷纷赶来吊唁,挂满灵堂的挽联寄托着人们对烈士的崇敬和哀思。其中一副写道:谁说黄花岗后无烈士,且看蜻蛉河畔有伟人。

赵祚传的一生是短暂的。26年虽然短暂,但活得很有分量,很有价值;26年虽然短暂,但铸就了永恒不朽的丰碑。赵祚传是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每一个青少年学习的光辉榜样。他将毕生的精力和宝贵的生命都献给了党和人民的事业,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责任编辑:罗晓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