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故乡的柿子红了
发布时间:2021-02-19 08:41:00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段绍玉作者:段绍东

时光之舟,远逝之水带走了永不回来的时间,童年的许多记忆,也在生活的磨砺中散落成河边的小卵石,然而故乡的柿子,却承载着儿时的欢笑与苦涩不时在脑海中盘旋。

初冬的一个早晨,我再次回到了久别的故乡,村西头的那些柿子树挂满了金黄色的柿子。尽管柿子树上的叶子落得光秃秃的了,但柿子仍然紧紧拉着树枝不离不弃,好似一对对难舍难分的恋人。这金黄透亮的柿子,便成了故乡冬季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我的记忆中,柿子是故乡人的宝贝疙瘩,更是故乡人的希望。村里不少人家都种了柿子树,房前屋后,田边地头的柿子在初冬的季节里,一串串、一颗颗,压弯枝头的柿子在秋风扫落黄叶后依然独占枝头,在寒气中红润、成熟。每年大年初一,青壮年都要带上斧子、镰刀为柿子树修枝打叶,尤其是长在柿子树上的寄生草,更是全部不留。孩子们还要拿上红纸或者是封门钱粘贴在柿子树干上,祝福风调雨顺,来年柿子树结出又大又多的柿子。柿子红了,希望也就有了,柿子便是故乡人一年的希望。母亲的针头线脑钱、儿女们读书的字本钱、父亲的酒钱以及家里的灯油(照明的煤油)盐巴都寄托在了这一个个的柿子上。柿子成熟的季节,是母亲和我最高兴的时候,每天放学回家母亲安排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叉柿子。叉柿子的工具很简单,就是一颗长长的竹竿,在竹竿尖上绑上一个漏斗似的储物袋,然后只要把储物袋往柿子上一套,利用这个长竹竿,一推一拉中,柿子就落入到储物袋里了。这样摘下来的柿子不会损坏,没有疤痕。然后再到山里找来酸木瓜,再把酸木瓜切成片和柿子一道放入瓦缸里,封好缸口后一周,皮薄肉甜的柿子就可以食用了。这时候母亲就用竹筐放点稻草,一层层装上柿子挑到集市上卖,多者一个柿子2角,少者1角,甚至5分,一挑柿子卖下来还是有十多元钱的收入。七、八十年代,十元钱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成熟的柿子如果不及时采摘,貂鼠、耗子、雀儿、虫儿就会抢占先机。哪棵柿子熟透了,哪棵柿子最甜,那些雀儿、虫儿比人明白得多,你不抓紧,就成了它们的口中食了。柿子红了的时候,采摘柿子不一定是挑熟的摘,而是全盘皆收。红了只是代表着长大成材了;而熟了,就是老了。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因为有柿子的陪伴,所以记忆中有过不少甜蜜的故事。有一次我为了想去坐一趟火车,就死缠着要跟母亲去卖柿子,母亲拗不过就答应了。到了集市上我才弄明白,卖柿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长途颠簸劳累,身背肩挑外,还得有耐心,更主要的是自己家柿子的品相要好,如果看没有看样,吃没有吃味,就卖不出去。因为卖柿子不像卖其他水果那样,小贩们不会挑来挑去的,柿子都是那么朴实的,看样子就能知道它的甜度,红灿灿的柿子上映出的都是一张张笑脸。鲜柿子和柿子饼都是我所喜爱的,而柿子饼则是最爱。鲜柿子的红艳和甜蜜让人看在眼上,甜在心里;而柿子饼则是经历了风吹日晒后,洗尽浮夸、脱尽虚伪后的本质,没有了美丽的外表,却更甜,从它的甜蜜中没人能忘记他曾经成长时的经历。

日子在忙忙碌碌的脚步声中悄无声息地流淌着,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由于打工经济的兴起,故乡人大都外出打工创业,由此柿子已经不再是故乡人的经济支柱,也不可能像当年那样受宠,即便是红得发紫也无人问津,就连虫、鸟也不大关顾,只能任凭风吹日晒鼠咬自生自灭了。偶尔遇到个留守老人,都会说,你们要柿子就自己去摘吧,现在柿子不值钱,拿到市上卖功夫钱都不来,我们也不要了。此时此刻,我不知道是应该感激儿时故乡人受宠的柿子为我付出的一切,还是痛惜如今无人问津的柿子?心里感到一阵阵酸楚。但看到故乡的柿子又红了的时候,舌尖上的味蕾还是被一种甜润的馋欲所侵占和沉醉。(段绍东)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yncxwtg@126.com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