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乡下老家的春节
发布时间:2021-02-19 08:45:13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段绍玉作者:苏轼冰

在我心中,春节是一根生长在内心深处的青藤,每年腊月一到,这根青藤就会渐渐地在我心里生长,年关越近越枝叶弥漫,意象葱茏,摇曳着久违的亲情和心愿。只要不能回乡下老家过春节,我的心就会空落落的,甚至会有一种坐卧不安的感觉,心里老是想着乡下老家,老是回忆乡下老家过去的一些人和事,回忆乡下老家的春节。

四年前,母亲走了,由于思乡心切,再加上怀念逝去的母亲,我年年都要回家过年。

乡下老家的春节,实际上是从杀年猪开始的。腊月还没有过半,村里杀年猪就开始了。每天天还没亮,或刚吃过午饭,村子里一家接一家地杀猪,有相互帮忙,也有相互请吃,联络感情的意思。

杀年猪了,一家接着一家的大肥猪杀倒了,年也就越来越近,年也就一天天浓了。

过年是乡村里一年中最大的喜事。杀年猪,越挨近年关越忙,越忙就越高兴,家家传出笑语,人人脸上荡着喜悦。

杀年猪是时下乡村里过年最大的事,也是过年的前奏。现在农村日子好了,粮食多了,年轻人外出打工挣钱,老人在家养猪种地领娃娃上学,每年都养两、三头大肥猪,大多数人家是杀两头,卖一头。杀猪时往往左邻右舍互相“相帮”,叫回外出打工的儿子儿媳、姑娘姑爷,再请上一些亲戚朋友、熟人同事,一摆就是五、六桌。富裕的还要杀鸡杀驴,摆十几桌,请上朋友、同事和方方面面有来往的人,大家热热闹闹,高高兴兴地吃喝一气,把气氛搞得十分浓郁,比真正的过年还热闹。去年、今年因为疫情,村民们自觉响应政府号召,省去了邻里之间互相请的范围,但遇到杀年猪,帮忙的必要几桌还得请。

除了杀年猪,老家最热闹的还有赶年街,其实是买年货的意思。乡村里很多过年的东西是自己有。年猪杀了,鸡养壮了,各种蔬菜长在地里,衣服被盖年年添置。再说衣服、糖酒、炮仗、对联之类,外出打工的、在外工作的儿子姑娘媳妇姑爷们会买回来,赶街不外乎是看热闹,接亲人。

更热闹的还是路上。这些年交通改善,乡村公路硬化,村民的条件也好了,人人回家都有车,大车、小车、面包车、越野车,还有各式各样的农用车。路况不算宽的乡村公路上,车鸣人吼,孩子欢,大人叫,不管是熟悉不熟悉,见面都互相招呼,传烟递火,亲热得就像没出“五服”的一家人似的。

年关的这一街一赶,过年的日子就“噌、噌、噌”地几大步到了。

乡下老家的春节是年味十足的。过年前一两天,村道上天天都是来来往往的人流。在外工作的,外出打工的,还有回娘家的姑娘、姑爷和孩子,该回来的都回来了,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新增加了无数簇新的身影。男人们过年那几天一个个都成老爷了,除了互相请吃喝,别的什么事也不干,人人都当起了甩手掌柜,他们围聚在一堆,总是有讲不完的话题,说不尽的事,还要喝瓶装的好酒,抽带把的好烟。过年了,孩子兴奋异常,全都早早地穿起了新衣服,相互在村子里蹦跳。老人们也纷纷穿上儿女们孝敬的新衣服,约好似的在村里晒太阳,一天到晚闲转,嘴里埋怨着儿女们浪费、乱花钱,去年买的衣服还新呢,今年又买了,等着装棺材呢!脸上却全都笑成了灿烂无比的金菊花。最忙的要数女人,她们总是要洗啊、切啊、蒸啊、腌啊、酥啊,还要扫尘、刷锅涮碗、涂墙理灶,似乎总有做不完的事。平时炊烟稀稀少少的村子,春节前这几天从早到晚总是炊烟不断,空气里总是有一股幽幽的香味。

乡下老家的春节最隆重的是除夕,这是农历一年里最后一天,老家人称大年三十,就是只有二十九也这样称,习惯了。

大年三十,中午饭刚吃过,家家户户就忙着杀鸡宰鸭,切肉做饭,忙着撒松毛、贴画帖。吃的不说,光春联画帖就一家比一家好。

老家的春联也很特别,过去很多人家都要事先请村里或学校里毛笔字写得好的写,只是万不得已才去街上买。在我的老家,能作对联、写对联那是文墨先生、大文化人,也是最受尊重的人,像我这样不会写毛笔字的人,无论写了多少文章,出了多少书,在他们眼中都不是文化人,也是永远得不到像能写春联的人那样的尊敬的。现在能写毛笔字的人越来越少,很多人家的春联都是些外面买回来的印刷品,自家写的几乎没有,内容大都是些“福”呼、“寿”呼,“富裕”“发财”什么的,缺少过年的“文化味儿”。农村人讲的是实惠,图的是吉利,不管什么文化不文化,有好口气就行。一个个忙着把大红烫金的春联贴在门枋上,把“寿”呼、“福”呼之类的画帖在家堂上,很多还贴上了毛主席像或“四伟人”的像。当然门上贴的关羽、张飞,贴的是秦琼、敬德之类的“门神”。

过年了,年三十晚上的饭别的地方吃得晚,我的老家却与众不同,一家比一家早。大中午刚过,村里不知道谁家突然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炮仗声,接着是一家接着一家,一户赛过一户。那五百响、一千响的炮仗声一直不断,特别是最后三响的大炮仗声,“嘭!嘭!嘭”地一家接着一家地响,仿佛有人在一遍又一遍地大喊:好!好!好!

年三十这一顿饭是一年里最丰盛的,胜过乡村里所有的宴席,光肉就不能少猪肉、鸡肉、鱼肉,有条件的还要宰羊,象征着喜气洋洋。还要做出几十种花样,过去最困难的日子是八大碗,现在是十六大碗了,家家户户都如此,在绿油油的松毛地上摆了一片。饭也要蒸一大甄子,能吃到初三、四,象征着富足有余。

吃过饭,酒饱了,饭足了,全家大小个个吃得两嘴冒油、肚皮滚圆,微有醉意,这才歇息。吃过饭,太阳还没有落山,难得有这么早,孩子们拿着从大人那里要来的鞭炮和各种各样的礼花,欢天喜地满村满世界地野去了,年轻人一家一家地闲串,欣赏各家各户新帖的春联和年画,互相间传烟问候,相互拜年。女人们忙着招呼猪鸡、伺候牛羊,牲畜也要过年,不能忘了它们。女人们还要不时地热菜,这顿饭要一直吃到新年的钟声响,春节联欢晚会结束,老人和一家之主不能离席。

初一这一天,所有的人都不准睡懒觉,男人们更要早早地起来去山涧里的水井“抢新水”,即“请龙”,意味着新的一年开始。为了抢到第一挑“新水”,有的是吃完年夜饭就忙着去了,谁家挑到第一挑水,谁家就有福气。一大早,黑蒙蒙的村路上到处都是打着手电挑水的人。“过年好”、“过年好”的问候声此起彼伏。在我的老家,这一天是女人们真正的节日,是一年里最享福的,她们什么也不用做,男人会忙着早早起来开门,高声念“开门大吉”,然后挑上昨晚腾空了的水桶,同样大喊一声“出门大利”,急急忙忙地去抢龙水。龙水抢回来了,还要忙着煮一大早的汤圆,蒸一大甄子糯米饭。我的老家大年初一是吃斋,是不能带荤的。这一天,家家户户还要忙着舂粑粑,全村上下舂粑粑的杵臼总不得闲,舂粑粑时那沉闷的声音响彻一村,一天不歇。

初二是祭龙的日子,是老家一年一度的集体大聚会。过去,祭龙只能男人参加,女人是不能去的。现在不同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参与。虽然水井早就没用了,村里吃的是自来水,祭龙只是一个仪式,实际上成了村里商量集体事宜的一次盛会,成了全村集体的一次春游和乡村文艺活动。

年过完了,春耕在即。一年之计在于春,初三一大早,田地里早就有了忙碌的男男女女了,到处可见挑的、割的人影,有的人家还驾起了牛,开出了犁田、耙田机,开始泡秧田了。一时间,乡村的田野里,满田满地、上下左右都是女人们脆生生的笑声。(苏轼冰)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yncxwtg@126.com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