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又见炊烟
发布时间:2021-09-10 09:13:27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杨芬作者:普爱卿

这是一个落日熔金的傍晚,我的车在山间缓缓穿行。车转过一道山弯,一幅宁静而美好的画面突然跃入了我的眼帘:只见山脚边一座农家小院的瓦屋顶上,一道肥白的炊烟正袅袅升起。炊烟白白的,浓浓的,徐徐上升,在屋顶上轻轻晃动着,并不急于散开。“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眼前的画面让我顿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感动——很久没见到家乡的炊烟,很久没有闻到炊烟的味道了。

每日行走于热闹繁华的城市街头,我的目光总会不由自主向远方眺望,我在期待,期待视野中出现一缕炊烟,一缕袅袅的、悠然的、随风飘散的炊烟。毋庸置疑,我的期待总是落空。且不说繁华城市,现如今,哪怕是山乡村野,也很难再见到炊烟的影子了。想见炊烟,只能到童年的故乡去寻找了。

我的故乡是一个处于群山褶皱中的小小村落。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家家户户,一日三餐,全靠柴草烧煮。于是,屋顶上的炊烟就成了村庄里最寻常的风景。晴朗的日子里,柴草是干燥的,于是,从烟囱里升起的炊烟似乎带了一份好心情,袅袅的,灰白的,在屋顶轻萦慢绕,越升越高;阴雨绵绵的日子里,柴草也变得半干半湿,在灶膛里不情不愿地燃烧着,升起的炊烟似乎也带了一股子怨气,浓浓的,黑乎乎的,在屋顶久久盘旋着,半天不肯离去。可无论白的还是黑的,炊烟在我心里总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亲切。因为在炊烟的底下,是我的家,我温暖的家。那暖暖的炊烟,是记忆中最温馨的画面,是我最难以忘怀的童年情愫。

年少时,我们家只有四口人,由于劳力少,父母得没日没夜地伺候田地里的庄稼,畜圈里的猪鸡牛羊,很少有闲暇的时候。壮劳力是舍不得闲在家里做烧烧煮煮的简单活计的,所以烧火做饭的事就落到了我小小的肩膀上。每天一放学,我就急匆匆赶回家,把书包一扔,背上一只竹篮,直奔山川田野,打猪草,拾柴禾。干完农活回家,还得赶紧生火做饭,得赶在父母干活回家前把饭做好。因为年纪小,我就只会焖一锅米饭,煮一碗白菜汤,就是一家人的晚餐。饭食虽然简单朴素缺少油荤,但在昏黄的灯光下,炊烟弥漫的厨房里,一家人却吃得其乐融融,有滋有味。

小时候,看到自家屋顶上升起的炊烟是最令我兴奋的事。每天放了学走在回家的路上,大老远就能看到我家屋顶上徐徐飘着的炊烟,随着炊烟飘来的是包子的香味和醇厚的腊肉香味,心里一瞬间就溢满了快乐和甜蜜。一跨进家门,来不及放下书包就急匆匆地钻进厨房,掀开锅盖,往往能吃到热乎乎的包子、香喷喷的腊肉,那混合着炊烟味道的浓香,至今似乎还在舌尖跳跃。

每一个日落黄昏时候的炊烟总是让人感觉无比的温暖,那烟火的味道和着饭菜香味,让远行的人感到无比的安心。无论你走多远,离开多久,当你看到那缕炊烟时,你就知道老屋还在、大黄狗还在、南瓜藤还在、院墙边的老柿树还在、草垛还在,养育你的村庄与土地,看着你长大的父老乡亲也都还在。天、地、阳光,鸟鸣、流水、清风,云朵、往事、还有你,都在这儿了,没有离开,没有欠缺,一切,仍保有着最初的纯真和温暖。黄昏的炊烟总能给人一种温暖踏实的归属感,一见到炊烟,心总会变得暖暖的,有炊烟的地方就有淳朴的乡情,就有母亲的等待和牵挂。那炊烟底下,灶膛里红彤彤的火光映着母亲挂满汗珠的脸,烟雾弥漫的厨房里散发着饭菜的香味,那温馨的场面让我每每想起就眼眶湿润,炊烟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母亲的味道。

每年临近春节前的几天,是一年中人间烟火味最重的时候。在随风摇曳的炊烟里,总是散发着幸福的味道。每到腊月尾的几天,村庄里几乎家家炊烟不断,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也是孩子们最幸福的时光。平日里积满污垢的灶台被擦洗得纤尘不染,灶台上的大铁锅被洗刷得锃亮。家家户户都在为过年做准备:杀年猪,炸酥肉,熬猪油,蒸米饭舂饵块舂糍粑,做甜米酒,做豆腐,熬麦芽糖,各种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各种香甜的味道便随着炊烟飘散开去,引得孩子们直流口水,孩子们往往会趁大人不注意悄悄溜进厨房,抓几块酥肉揣进兜里,或是抠一坨糯米饭塞进嘴里。其实孩子们大可不必偷偷摸摸,尽管大大方方地拿吃好了,就是被大人发现了,顶多也只会说上一句:“小心吃多了不消化呢!”可孩子们哪里会不消化呢?成天像猴似的上蹿下跳,就算吃个秤砣下去也能消化得掉。

记得那是一个端午节,一放了学,我便抓起书包像出笼的鸟儿似的一溜烟往家“飞”去。可当我兴冲冲地跑到家门口才发现我家的大门是紧锁的,别家的屋顶上,炊烟都已袅袅升起,唯独我家的烟囱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心怀忐忑,是灶坏了?还是父母干活还没回家?还是出了什么事了?望着左邻右舍房顶上升起的缕缕炊烟,闻着晚风送来的一阵又一阵的饭菜香味,再看看自家冷冷清清的院子,我心里毫无着落,我和弟弟像两只嗷嗷待哺的燕子坐在门槛上等父母回来。也不知什么时候,我们竟睡着了。等我们醒来时,父母已经回来了,原来是母亲又犯病了,父亲带她进城看病去了。奔波了一天,虽然很累,但父亲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给我们包了包子。由于赶得急,面粉发酵的时间短,蒸出来的包子死铁铁的,远没有以往母亲给我们做的包子好吃,可我们还是吃得十分香甜……

人到中年,变得越来越怀旧。故乡的老屋,斑驳的墙壁,陈年的往事,多年未曾谋面的故友,还有那些流经岁月的歌曲,都能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每当看到异乡的炊烟,我就会想起故乡,想起那些与炊烟有关的美好画面。故乡的炊烟,是我心底的牵挂,袅袅炊烟拨动着我的心弦,让我遥想起那些在炊烟中飘散的快乐童年。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