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老爸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1-10-09 09:07:10来源:责任编辑:张千一作者:尹 椿

从我记事时起,爸爸就是个大忙人,来去匆匆。我时常抱怨爸爸不关心我,心里觉得很委屈。妈妈总安慰我说,爸爸是警察,公家事多,有妈妈陪你就行了。爸爸常说工作忙,可究竟忙些啥?他从来不说,我和妈妈也不知情,我猜想爸爸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后来,我慢慢长大,明白了许多事理。可爸爸依旧那样,不是值班、巡逻,就是出差办案,风里来雨里去,有时深更半夜才回家,十天半月见不着人影。有一次,我放学回来,见妈妈在厨房里忙个不停,不一会,桌上摆满了爸爸最喜欢吃的菜,我暗喜,准是爸爸要回来了。果然,新闻联播开播不久,爸爸身着警服,胡子拉碴,拖着疲惫的身躯推门而入。“爸,你终于回来啦!”我冲上前抱住爸爸,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爸爸抚摸着我的头,笑了笑:“傻孩子,爸爸这不是回来了吗,哭什么呀,你应该高兴才对。”妈妈没有说话,我看见妈妈扭过头去,悄悄地抹眼泪。这是我们一家三口难得的一顿团圆饭。紧挨爸爸坐下,我突然发现,一段时间不见,爸爸苍老了许多,我心头一紧,眼泪又一次扑簌簌流了下来。爸爸工作辛苦,其实妈妈一点也不轻松,除了包揽一切家务外,老早就得送我去上学,完了之后还得赶去单位上班,妈妈所付出的辛劳和心里的苦,只有她自己清楚。

读中学之后,我的学习越来越紧,经常上晚自习,与爸爸见面的时间就更少了。有一天放学回家,我突然发现爸爸破天荒在厨房里做饭,我感到很诧异。爸爸看我奇怪的眼神,笑着说,我已轮岗到办公室工作,今后不用出差下乡,有大把的时间陪你了。我高兴得蹦了起来,双手鼓掌,太好了!太好了!后来我才发现,爸爸虽说不用外出办案了,可工作任务却丝毫没有减轻,每天依旧是早出晚归,白加黑,五加二已成常态。有时其他警察叔叔都下班回家了,爸爸仍然坐在办公室里埋头写作,我和妈妈总是等爸爸吃饭。每逢周末或是节假日,爸爸经常加班写材料。夜已经很深了,街道上空荡荡的,爸爸还是没有回家,仍然坐在电脑前熟练地敲打着键盘,只有冰冷的电脑与他作伴。妈妈劝爸爸不要这样辛苦,爸爸总是说,都习惯了,没事。

也许是受爸爸基因的遗传,我从小读书特别用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年级前茅。初中毕业那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进省城昆明上重点高中。爸爸送我去学校,之后时常上昆明来看我,鼓励我好好读书,同时也给我带来了一个个好消息。在我读高中的三年里,爸爸喜事不断。由于爸爸在宣传工作及文学创作方面成绩突出,有多篇作品获中央、省、州奖,先是被州公安局两次记个人三等功,之后又被省公安厅记个人二等功。特别是出版个人散文集《故乡那缕炊烟》《远古神舞》等作品之后,爸爸有幸成为了彝州公安的首位省级作家。这是爸爸的荣耀,也是我们全家人的光荣。爸爸对我说,写作是件苦差事,但他喜欢写作。刚开始时,爸爸一连向报社投了几次稿都没有被采用,但他没有气馁,几经努力,爸爸的文章首次在《楚雄日报》露面,之后频频在各大报刊杂志上发表。苦尽甘来,爸爸成功了,我从心底敬佩爸爸,理解爸爸。

大学毕业后,我被省外一家国企录用,虽说有些辛苦,但工资待遇还算不错。如今,爸爸早已是奔五的人了,两鬓斑白,身心疲惫,转眼就要退休了。按理说,我们家现在吃穿不愁,爸爸根本用不着那么辛苦,也该享享清福,安度晚年了,可爸爸老黄牛的精神涛声依旧。我每次回家,依然看到爸爸还是像之前那样,忙忙碌碌,笔耕不辍,每次有文章在报上发表,爸爸高兴得像个孩子,手舞足蹈。前些天,爸爸打电话来说,他写的散文《核桃树长成幸福林》被《人民日报》海外版刊载了。爸爸高兴,我和妈妈自然也很开心。一次偶然,翻阅爸爸的书柜,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在众多书籍中夹杂着五本长条形的本子,里面贴满了爸爸收集的剪报,有新闻、诗歌、散文、小小说,全是知名作家的佳作。原来爸爸不仅每天坚持写作,还把许多好文章剪下来,经常学习,难怪爸爸的文章写得那么好。

从事警察这个职业不容易,像爸爸一样当一名业余作家则更辛苦。从爸爸身上,我读懂了人民警察的博爱与情怀,看到了人民警察爱人民的牺牲奉献精神。我以爸爸为傲,爸爸的敬业精神,是我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