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布鞋_云南楚雄网

母亲的布鞋

发布时间:    作者:毛家成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每当我轻声吟起这首诗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摆在鞋柜里的那双布鞋,想起我那已是年近七旬的老母亲。

虽然时下很少有人再穿布鞋了,但我却对母亲亲手为我缝做的布鞋爱如至宝。一看到它,我就会想起我的母亲,想起我的母亲为我做鞋时那专注的神情。从小到大,我不知道自己穿过了多少双母亲为我做的布鞋。每次穿上它,那种轻松、舒适、温馨的感觉,让我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高兴和激动。那时候,由于生活条件艰苦,家里穷,要想穿双新鞋子那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用布,不仅要有布票,而且手中还得要有钱。所以很多时候,穿新鞋自然成为了一种奢望。母亲的手很巧,针线活样样在行,样样拿得起,放得下。这在当时的农村,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正因为如此,我也跟着母亲沾了不少的光,与我同龄同村的孩子都羡慕我有一个心灵手巧的母亲。

那年九月,参加高考的我,考上了外地的一所大学。要去远方念书了,临近开学前,病中的母亲不顾身体虚弱,披衣在昏暗的灯光下,连夜赶缝,然后一大早将一双崭新的布鞋塞进了我的行囊。看着母亲因熬夜而布满血丝的双眼,我的心中顿时涌起了一种说不出的酸涩。

穿上母亲亲手为我缝制的布鞋,走在大学校园里美丽的林荫小道上,我有着说不出的愉快。它虽然没有油光滑亮的皮鞋漂亮、大气、但我却喜欢穿上布鞋那种温馨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我喜欢那种毫不张扬、脚踏实地的生活。

母亲是家中的老大,从小就跟外婆学得了一手好的针线活。由于母亲生性温和,村里的人都很喜欢和她来往,特别是村里的那些婶婶、姑姑们更是一有空就往我家跑,她们不是向母亲讨要鞋样,就是缠着母亲教她们做鞋,用母亲剪的鞋样做的布鞋,总是俊俏俏的,穿出去总是惹来一大堆羡慕的目光。那时候,由于家里的人手多,每个人穿的鞋,总是靠母亲一个人缝制。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静静地坐在火炉旁,为家里的人缝鞋,长一针、短一针的,手冻僵了,就放在火炉边烤一烤,继续忙碌到深夜,有时候鸡都打鸣了,才上床休息。而我们兄妹几个,早已不知道在睡梦中走过了几回。

穿着母亲做的布鞋,行走在蜿蜒的田埂路上,攀爬在崎岖的山道上,穿越过人生的旅途,漫步于红灯闪烁的街头,虽然没有炫耀的足迹,没有夸张的足音,但步履轻轻、行云流水、不滞不涩,划过乡村、划过都市、只留下淡淡的飘逸的足迹。

如今母亲已进入了古稀之年,再也不能够亲手为我缝制布鞋了。可我却时常想念和回忆起穿上布鞋时的那种感觉。一想到它,我就会有一种迫切想回家的冲动,有一种想回家陪伴母亲的念头。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 云南楚雄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chuxio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