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茶_云南楚雄网

父亲的茶

发布时间:    作者:唐新朝

父亲种茶制茶也喝茶,小时候,有亲戚朋友来家里做客,父亲就会泡上自制的茶来招待客人。长大后,我要出远门,父亲就会让我带上一小份他自制的大锅茶。从小到大,父亲的自制茶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的生活。参加工作后,蜗居在城里,父亲制的茶也跟我进了城,父亲的茶香也在居室里弥漫。前不久回老家,刚到家门口,一股茶香的气息夹杂着炊烟的味道扑鼻而来。原来是父亲正在制新茶,母亲和侄女正在帮父亲打下手,这回制的可是磨锅茶。回城的时候,父亲又给我装了一袋新茶,我的旅途又有了茶香的味道。

其实,茶香的味道,就是父亲的味道。从我记事起,在村后的一个叫三丘田的地方的一块自留地里,就有三棵茶树。那时的三棵茶树,两米左右高,在春夏之际父亲总是带着我们姐弟几个来采茶。树小,叶也不多,采一次大约也就只有一公斤,回到家,下锅一炒,最后的成品茶不过一公两。对于常年喝茶的父亲来说,更本不够,加上我们一家人都喝茶,来个客人也喝茶。到市场卖茶喝吧,经济条件也不允许。

办法总比困难多,父亲带领我们到三公里外的大黑箐茶山去采茶,从大黑箐到白家火地,再从白家火地到大凹子,再从大凹子到李子园,满山遍野都是茶树。这些茶树都是六七十年代生产队种下的,属于普洱茶系的茶。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农村发生了很大变化,分产到户了,这些茶没有人管理,成了野茶。茶园里长满了青松和其他杂树,有些退耕还林的样子。没有人管理的野茶叶细质老,反而更有味道。采野茶成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之一。

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农村生产政策更加自由,漫山遍野的茶园都被开了荒。茶园消失了,呈现在眼前的是各家各户的粮食地、果树地。后来,我们一家到了更远处的阿勒茶厂去采茶,那里的茶园也成了茂密的森林,茶树高大粗壮,叶肥味浓,制出来的茶味道甚是浓香。因为山高路远,后来也就没有再去采了。

采茶制茶喝茶已经成了父亲生活的一部分,没有了这些,父亲好像总是缺少了点什么,总是有些不自在。父亲是到茶叶制作培训班学过制茶的,加上他多年的经验,他制的茶就是不一般,总是有一股别人做不出来的味道。他那双好手,不制茶真是可惜了。值得高兴的是,我们全家到村后的半山腰的果园里建盖了新房,房前屋后有山有水,父亲从三丘田的老茶树上采下茶果,培育了茶苗,在房前屋后的果园里种上了大片茶树。如今,茶树已成林,采茶时节,父亲总是忙碌的不可开交,灶膛里的炊烟和大锅里的茶香总是扑鼻而来。

这些年,生活条件好了,也买过喝过许多好茶,我在外工作,时不时的还买一些好茶带回去给父亲。父亲喝我买回去的茶,但不经常。他经常喝的还是他亲手制的大锅茶。

我每次回老家,父亲几乎都要给我备一份他亲手制的大锅茶带回来。父亲制的茶就是喝着舒服,我喝过的众多茶当中,父亲制的茶排第一。(唐新朝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 云南楚雄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chuxio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