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甸索_云南楚雄网

夜读甸索

发布时间:    作者:李绍全

到镇很近,去市不远,不冷不热,不城不镇,古灵精怪的名字,让人想象不到其中的含义,索性也就不去猜了。这就是很多年前有一面之交而今将驻守两年的甸索了。

甸索是禄丰市和平镇邓家湾村委会的驻地,算是邓家湾、龙平、羊庄、九头山、白家火山、章早田、甸索、甸索箐八个自然村两千余父老乡亲的小“官府”小“衙门”,政府的干部一拨拨往下沉,老百姓一群群往外走,天大的民生问题得在这里解决,人潮水潮,浇出一个黄金地。甸索也是邓家湾小学的驻所,据说小学所在的地方,原先是一座关公庙,如今庙迹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此山此水中最好的房子最好的台阶最好的风景。一代代人在这里哇哇学语,学得点横竖撇捺,学得ABCDE,真正的风水宝地。此地有银不仅三百两,每个学子,只要肯下苦功夫,都可以此为起点开启人生广阔的旅程。

甸索犹如年少貌美的女子肩挑两担黄金,健步走向新时代。而名副其实的邓家湾却躲在山背后,只有一条弯且陡的泥巴路与村委会连接着,村委会每每召集各村小组议事,邓家湾人都轻装而来,悠然而去,让人浮想联翩。当然,这都是多愁善感而无半点本事苟且挂个冠冕堂皇之头衔的我的一个心结而已。在岁月之河里,不论是甸索,还是邓家湾,在一年一年的花开花落中,在一波一波的迎来送往中,尝尽花开花落的喜与忧。蓦然回首,积一肚肚轻愁,结一个个苦愁,脸上却依然春风杨柳,给人愉悦,催人上进,让我梦想,连云彩都觉得甸索是个驻守的好地方了。

这个热情似火的炎夏,终将成为我一生的记忆。一睁开眼睛,太阳就盯得我不好意思呆在屋外。那些飞来跳去的鸟儿却用歌声诱惑你,心里七上八下的,想象着像它们一样衣食无忧自由自在。人之所以为人,总要游离在许多纠结之中,头发白了、眼袋深了、误解多了、格局高了,才会懂得敬畏,敬畏那山那水,敬畏那草那木,更敬畏与我朝夕相处的父老乡亲们,他们的一喜一怒,都会深深触动我内心的情愫。傍晚,我站在高高的山顶,正想到蓝天里采一朵金色的云送给初恋的人,那些可爱的画眉、松鼠、麻雀等山之小精灵,也都相约着追我而来,吵嚷着也要金色的天上云。此时,我感觉我已经融入了这片土地这方山水,是敬畏之心对我的丰厚回报,是甸索给我的悠然生活,也是甸索人悄然度着的幸福日子,惹得天天路过的太阳,一到傍晚就急红了眼。

甸索的女子很迷人,这是很多年前遗落在我心底的诗语。迷到想不起她的名字,想不起她的容颜,想不起相遇的日子。也许她为你唱过一首歌,也许她为你酿过一杯浓酒,也许她牵过你一瞬的手,但你记不起歌的名字酒的味道手的感觉。你希望她依旧是那年那月那日的她,渴望从梦里走来,渴望从那一道门里走出来,但你却望着一道道崭新的大门,眼前或梦里再无那个纯情的少女。岁月洗心,只留经典,唐代崔护的《题都城南庄》此时无声胜有声:“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那个似幻似影的女子咬着你的骨髓,让你痛并幸福一生。

甸索的男人坦实,坦实得像脚下的土地。土地的肤色,土地的情感,无私且无言。不管风吹日晒,也不管风雨交加,敞开心底之爱,草可以尽情地生,树可以尽情地长,水可以尽情地流,庄稼和女人却是非常的娇气,都是男人惯的。但是没有什么可议论的,没有娇气,男人也就没有诗意了。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 云南楚雄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chuxio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