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频道 精彩彝州
楚雄医疗队写真|一封家书
发布时间:2020-03-03 16:50:30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李彦锟作者:姚群梅


查完房从病区出来,逐层脱下厚厚的防护服认真的洗手,清洗鼻孔耳朵收拾完毕,也是差不多要20分钟的时间。习惯性的把手机拿出来一看,竟然有父亲的微信。一个80多岁的老人,还能够玩微信,确实不容易。离开家半个多月,每天都匆匆忙忙,偶尔会想起给他们报个平安,可以听得出他们的欣喜。为了知道我更多的消息,父亲突击学习了微信的很多功能,上次还从电视上播着的民情直通车拍了几张图片传给我,技术可谓突飞猛进了。不知道他今天又会发什么来给我,点开一看,竟然是老爸给我写的信。

父亲在信中告诉我,在当前疫情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我能够主动请缨驰援湖北,是积极响应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他非常理解也非常支持,当看到电视上的我从州委书记手中接过战旗的时候,就是背负着彝州人民的重托,希望我要依靠团队的力量,科学有序的开展工作,积极挽救每一个生命,做好自身的防护,全家人期待我凯旋归来。看完信我已经是热泪盈眶,怪不得昨天和父亲视频的时候,他问我能不能寄东西过来,我说什么都寄不了,我这里什么都不缺,原来他是要给我寄封信。

父亲是一个有着60多年党龄、20多年军龄的退役军人。小时候两个姐姐随着母亲在地方工作,从小我便随着父亲在军营长大,军号、军歌伴随着我的童年,也培养了我坚毅和果敢的性格。父亲退役后,全家跟着他来到地方,他先是在卫生行政部门工作,后来转到县志办专门写家乡那个小县城的历史,在当地也算是一个有名的笔杆子。父亲有一个特别好的习惯,就是记日记,大到国家领导人出访,小到家庭开销他都认真记录下来。有时候我笑称。这是我们全家的历史记录,可以作为传家宝了。

出发前很匆忙,只有不到一天的准备时间,因为要赶着去剪头发,所以匆匆忙忙来到父母的住处告别。母亲絮絮叨叨的千叮咛万嘱咐,父亲什么话也没有说。当我关上车门,看到他已经老泪纵横,一向坚强的父亲肯定是为我担心的。我开着车赶紧离开,怕他看到我的眼泪。因为我的缘故,他更加关心武汉和湖北的疫情状况,每天的电视节目关注的也都是这方面的新闻,我知道他是想在那4万多的医护人员当中找到我的身影。我的姐姐也是一名上海的医生,春节回家她就向我提起医院也在号召医务人员驰援武汉,我出征的当天她也毅然而然向医院提交了请战书要求作为驰援武汉医疗队的后备力量。父亲对她的行为大力支持,鼓励她为打赢这场战争做贡献,虽然姐姐现在没来湖北,但也是在上海的医院为疫情防控忙碌的工作着。



来到湖北已经快20天了,每天的工作都忙忙碌碌,抽空给家里人报个平安也是他们最开心的事情,父亲告诉我,领导们都非常关心,经常去慰问他们,给他们送菜送牛奶,让我不要为他们担心。我知道他是要我一心一意做好这边的工作。真的,所有来自后方的关心和鼓励就是我们在前线战斗最大的动力。放心吧。胜利的曙光已经快要到来,我们定会平安归来!(姚群梅)



作者姚群梅系楚雄州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