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频道 省内新闻
云南:稳就业 惠民生 促发展
发布时间:2020-04-27 09:13:41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段绍玉作者:李翕坚

如何办理创业贷款?云南省出台了哪些援企稳岗措施?努力考下的职业资格证书将变成废纸吗?4月23日,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党委委员、省就业局局长宣程率队做客“金色热线”,就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进行解答。

自主创业

贷款扶持力度再加大

“我在西双版纳州办理了失业证,现在我要如何办理创业贷款?”听众梁先生打进热线咨询。

“云南省的创业担保贷款包括小额创业担保贷款和云南省‘贷免扶补’创业担保贷款。失业人员创办小微企业、成为个体工商户或者牵头在农村创办合作社,都可以获得创业担保贷款。”宣程介绍,省委、省政府历来高度重视扶持创业带动就业工作,从落实“贷免扶补”创业担保贷款、组织开展网络(电商)创业培训、培养创业新主体、支持大学生创业、鼓励支持创业平台建设等方面,支持劳动者自主创业。

“办理创业担保贷款可以在户籍地也可以在创业地。”宣程表示,自主创业者可以到各县级或州(市)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工会、妇联、共青团、工商联、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教育部门申请3年期的“贷免扶补”创业担保贷款,并享受政府贷款贴息。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对就业创业造成一定影响,为全面强化稳就业举措,更好发挥创业担保贷款贴息资金引导作用,全力支持复工复产和创业就业,云南省增加了创业担保贷款政策扶持对象,允许合理展期,还适当提高了贷款额度。

援企稳岗

打出稳就业“组合拳”

为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影响,助力企业复工复产,稳定就业岗位,云南省出台了哪些援企稳岗措施?

宣程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坚持疫情防控和劳动力转移就业“两手抓、两不误、两促进”,全力以赴战疫情、稳就业、促发展。去年已经实现转移就业的农村劳动力在3月下旬基本全部返岗复工,最近这一个月云南省农村劳动力转移量与去年同期相比还有所增加。到目前为止,全省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人数、转移就业比例都已超过去年的规模;同时,省外的转移就业人数还超过了往年,结构也有所优化,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转移就业比例比去年也明显提升,这对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工作有着重要意义。

宣程坦言,当前受疫情影响,外贸加工企业、外向型企业和代工企业因订单大量减少,部分企业出现了员工休假待工,个别地区的部分企业已出现停工减员。云南省外出就业农民工多为生产服务一线普工,受冲击更为直接。现在云南省各级就业部门正紧盯这方面情况,做好转岗准备;同时,正在省内开展调剂工作,省内有些地方和产业缺工,比如高原特色现代农业产业普遍缺工,要通过挖掘省内就业岗位,依托本地工程项目、农业基地、小微企业、扶贫车间,承接可能返乡的劳动力就近就业。

宣程介绍,通过全面摸清农村劳动力底数和就业情况,就业部门也了解到有一些农村劳动力因为孩子没有开学,暂时没有复工。全省人社部门一是通过推送岗位信息,持续做好动态监测和实时更新各项工作。二是着力推进职业技能培训。对返乡后不能及时外出就业的人员,根据收集储备的岗位需求开展职业技能培训,适时组织转移输出,并将大规模职业技能培训政策资源延伸到农村劳动力省外务工地,协同做好务工人员在岗、转岗职业技能培训,提高劳动者就业能力。劳动者在线上开展学习领取相应的证明后,还可以拿到培训补贴。

精简证书

调动市场主体积极性

“现在国家对技能人才的培训主要是以职业技能等级认定为主,请问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与原来的职业资格证书有什么不同?哪些机构可以进行职业技能等级认定?”何女士打进热线咨询。

“当前正是国家职业资格制度改革期,对技能人才评定方式的转换,社会关注度确实非常高。”云南省职业技能鉴定中心主任刘彦群表示,我国从1994年开始推行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制度,对技能人才的评价也是由政府相关部门认定并发放职业资格证的。职业资格证书制度的设立,对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和实施人才强国战略具有重大意义。

刘彦群表示,近年来,职业资格证书过多过滥,人为抬高就业和创业门槛,含金量下降。部分职业资格证书理应得到精简,并从政府或准政府机构发证改变为交给市场评价,这样才有利于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今年年底前要将国家职业资格数量再压减一半以上,将技能人员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全部调出国家职业资格目录。

刘彦群介绍,准入类就是必须持证上岗,比如要由人社部门负责认定的焊工,这一类在下一步继续实行国家职业资格目录管理,继续由政府相关部门发证。水平类证书本身只代表持证者的水平和业务能力,比如茶艺师、中式烹调师、评茶员、美容美发等工种就可以实行职业技能等级认定,也就是改发职业技能等级证书。

刘彦群介绍,水平类证书的发放可以由技工院校、大型企业或者是重点板块行业里的龙头企业进行评价。同时,在不久的将来,劳动者也可以选取社会培训评价组织来进行个人技能水平的评价。4月15日,云南省职业技能鉴定中心已经向社会发出通告,公开征集社会培训评价组织来开展职业技能等级认定工作,申报截至时间为5月8日;之后省鉴定中心也会组织专家进行综合评审,在符合条件的社会培训评价组织中优中选优,确定首批试点单位。

多措并举

为转移就业牵线搭桥

随着境外疫情的发展,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很多企业生产经营都相继出现了困难,曲靖市人社局上海工作站副站长王渊说:“比如绍兴的印染行业,一个企业基本上只有一半的工人在岗,江苏的汽车零部件、服装和纺织企业都严重受到疫情影响。”

企业生产经营受到不利影响体现在务工人员身上最直接的就是收入下降。2018年,营小平从曲靖市罗平县阿岗镇到上海上海荣威塑胶工业控股有限公司做操作工,公司包吃包住,每个月有6000元左右的收入。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公司不景气,这让他很是焦虑:“2月就只上了两天班,3月有5000多块钱的收入,以后就不好说了。”

针对疫情对云南籍务工人员带来的不利影响,云南省人社部门也积极采取行动。王渊表示,云南省各地都有稳就业工作小组,曲靖市就派出人员到企业了解情况,收集岗位信息。但是由于云南省务工人员在外地人员多、分布广,稳岗工作存在很多困难,比如说曲靖地区在上海有7000多工人,分布在3000多家企业里,即便找到当地的人社部门,也只能简单粗略掌握一些情况。

宣程表示,针对云南省外出务工人员在省外就业中出现的问题,人社部门一是与东部输入地的一些省、市建立长期紧密的合作机制,今年签订了省级劳务协作5份,市、县级劳务协作150多份;二是派出“就业特派员”,分赴浙江、广东、上海、福建、江苏专门对接劳动力返岗就业事宜;三是在基层抓实就业招聘、转移输送、技能培训全链条服务,最大限度降低疫情不利影响,利用好乡镇就业服务平台,着力为劳动力转移就业牵好线、搭好桥。经过了解,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东部沿海地区出现就业难情况,人社部门就又与成渝经济圈和新疆地区对接,发现这两个地区缺工,现在正在拓展新的岗位。记者 李翕坚(云南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