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遇见楚雄·文学艺术季丨​此山此水此地
发布时间:2021-12-02 11:04:49来源:云南日报责任编辑:杨芬作者:李长平


“魂飞万里,盼归来,此水此山此地。”我眼里噙满泪水,看云卷云舒,领略风霜雨雪。我远离喧嚣,在这山水洁地之间,一种大爱,令我恬静中持续奋进。

虽然身体有了创伤和病痛,我的灵魂依然在执着地追求。

望而却步销蚀人的意志力,我不做一个徘徊之人。我不仅是个铁匠,还是一个青山的守望者,因此我从不疲怠。打铁使我的双臂聚集了力量,让我的内心成为储藏锐器的仓库。一个巡山人的内心世界,就是此水此山此地。不要奇怪地看着我,一颗赤子之心镌刻着从善如登,儿童般的眼神里除了好奇还有珍贵的泪珠。此水此山此地就是我的园地我的战场我的坟墓。长途跋涉已至中途,对掌声渐有排斥,对卑陋已然恕宥。一生中要看多少亲人逝去,又看到多少新生到来?中年了,看到花蕾吐艳,我依然感动不已,见到悲弱的人和物,仍然冲动着不平的浩然正气,并殚精竭虑帮扶之。

洪水滔天的过后,好心人兄妹在小蜜蜂和老鹰的帮助下走出葫芦,哀牢山就成为人神共居,烟火袅袅的衍栖之地。双柏作为滇中云心之地,绿汁江、马龙河、石羊江等36条大小河流玉带镶嵌,万古奔流。

哀牢山的水秀,我们在江边水旁看到一行行《查姆》古诗流淌而来,遇石而歌,随岸行吟。

哀牢山的水清,从古而今世事澄明,鱼翔浅底,山影清晰。人兽虫鱼都曾在这里留下轻清印痕,又在清波里悄悄消逝。在这里舀一瓢饮,立马神清气爽,浑身透明。

哀牢山的水甜,它们从密林中来,甜美里充盈着阿妹情歌的欢快;它们从石林中喷涌而出,甜美里荡漾着表哥的铁血柔情。它流过山村,释化了一些苦痛;它流过山弯,带走了一些磨难。

哀牢山的水雄,遇到峭壁,它就是一挂瀑布,碰到滩涂,它就是一腔壮阔的胸怀。它在高山上就热情与白云携手,挥斥风雨,它处于窝坑就静水流深,意蕴沉厚。

哀牢山,莽葬苍苍几百公里。站在山头,点燃火把,立即与星光融为一体,不管走到哪里,始终充满温馨,越是黑暗的夜,就越见光明。有人持火把寻见了心中的桃花源,有人在火把的鼓励下,走出洞穴走出迷离与蛊昧。有的毕摩顺着火柱攀爬,来到了仙境和神庭。他们说,哀牢山上的火把,是夜晚的太阳,彻亮却不管远近与万物相亲,可以近之扶之拥之,只要需要,还可以随时带走。在李方村,彝民们在农历六月廿四就焚香沐浴,跳着大锣笙到后山的火神树前取火,一直到六月廿八送火神,整个火把节期间商贸繁荣,火把耍得映天红,舞蹈跳得大山摇,山歌唱响云天外。华美彝裳惹得山花含羞,鼓乐喧天引来满天细雨。

哀牢山是一本囊括世事万物的百科全书,与恐龙同时代的蕨类植物,被当地群众护佑礼拜为“凤凰”的绿孔雀,纵横于万亩原始森林的黑长臂猿、滇金丝猴,曾经兴盛一时的小禄汁金矿、石羊银矿,以及深藏于哀牢山下的玉石翡翠,无不是植物王国、动物乐园、富赡矿床。

在𥔲嘉,弹起三弦跳起芦笙,唱着“阿乖佬”,旋律是凄美的,歌词是心里吐来的,韵味绕梁不绝,迅速就能把所有的人拉入如痴如醉的彝乐圣境。音律乐曲是古老的婉转的,现编的歌词是现代的生动的。在赛歌的现场,天才的语言能力和丰富的想象思维珠联璧合,每一次亲临现场,都会令我等自惭形秽,惊叹不已。

石碑山下的《阿噻调》,音域宽广,演唱者丹田之气直接天地灵气,音调上天入地犹如游龙。音律陡峭坎坷,于穿云破雾之际突然鹰停苍穹,于峰回路转之际巨浪冲天。歌喉里像是百鸟栖息之处,此时混沌初开,鸿蒙始至,彼时花好月圆,百鸟朝凤,这才杳渺虚飘,庶几起伏跌宕,珠落玉盘。

白竹山麓走来的老虎笙、大锣笙和小豹子笙是彝族文化的活化石,这种古傩仪式珍存穿越六千年的时空,原汁原味原貌展示在人们面前。当地舞人人虎一体,人豹一形,人锣一神,他们心里都藏有自己的一只虎,额头上都蹲着一只豹子,血液里都有锣鼓的激荡。

此地皆圣洁。群山延绵,村庄如玉,人们世代在这里与自然和谐共生,互换生命。是中国天然氧吧,是生物多样性的范本,是文明化育之地,是民族团结示范区,是绿色生态的排头兵。此水此山此地,一个绝尘脱俗的清亮之地。

此地有灵气。这里石中长出大树,百草皆可入药,繁花争妍十里,四野盛产山珍,山地力道雄劲,五谷足可裹腹,是难得的生物基因宝库。传说中人虎同宗,豹子拯村,飞锣护火,无不有点石成金、如梦似幻的魅惑。

此地有正气。一部《查姆》诗史,向上向善的精神贯穿其中,彝民们导入天地正气,涵养人性清风,抵达至善,令邪祟逃溃,令灾祸不逞。彝族戏剧的开山之作《赛玻姨》和《阿左分家》,昭示人们对假恶丑的鞭笞和唾弃。比《本草纲目》早12年的彝药典籍《齐苏书》,让亲和万物,医者仁心的格致闪耀千秋。几千年的文脉传承中,家家掌握了“人生真金”的冶炼之术。

不用说,你来到世上,就有一条路属于你,不管长短,不管曲直,不管平坎。不用说,你来到世上,就有一年四季属于你,不管阴晴,不管寒暑,不管旱涝。不用说,你来到世上,就有一种生活属于你,不管贫富,不管悲欣,不管喧寂。不用说,你来到世上,就有一种责任属于你,不管大小,不管轻重,不管尊卑。人生既让苞蕾吐芽,也要让大雪覆盖。最好保留各自的空间,行好自己的轨道,你才能够说:“我来过,没辜负。”

“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气!”哀牢山忠魂济济,滇中翡翠,一方千顷澄碧。

(原载《云南日报》2019年8月9日)

李长平,1969年2月生,云南禄丰人,现在双柏县工作。多年在基层用脚步丈量山水,用心行走村寨,白天走、看、干,夜晚读、写、想,繁忙而充实。闲暇之余,一直坚持读书写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文学》、《诗刊》、《人民日报》、《北京文学》发表过诗,在《中国青年报》、《散文选刊》上发表过散文。出版诗集《与一座山喝酒》、散文集《人生山水》。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