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遇见楚雄·文学艺术季丨​云南说花
发布时间:2021-12-03 15:59:49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段绍玉作者:王胜华

割蜜的时候,常常将半截蜜蜂屁股割进蜂蜜里去。蜂死螫不死,那半截蜜蜂屁股会趁你吃蜜的时候蜇在你的舌头上,让你哎哟哎哟,又甜又痛,说不出话来。

与蜂争蜜,能不“哎哟”么?

在云南,花开的地方就有蜂飞,与蜂抢花,这样“哎哟哎哟”事情,这样又甜又痛感觉随时随处都可能发生。

云南人很早就有吃花的习俗,“云南十八怪,四季鲜花开不败”,给云南人吃花提供了近水楼台的条件。

“雪霜茂茂,蕾蕾于冬”,乡野箐沟的咂蜜花率先举出一树一树冲天辣椒般的花蕾,等洒过小雨,花蕾便向着天空嘭、嘭、嘭地张开涂抹着胭脂的小嘴,雨露就顺着花蕊咚咚咚地灌满花筒,经阳光一照,光合作用,雨露就被酿制成甜甜的花蜜。这个时候,蜜蜂兴奋得睡不着觉了,成天地往山上飞去飞回,运气好的时候,一只蜜蜂往往需要三五趟才能背完这样一筒花蜜。铺箐盖岭的咂蜜花也让村里的孩子们兴奋得吃不下饭,他们跟村里的蜜蜂混在一起,追花追到山上,追花追到天黑,追花追到花谢。孩子们取下一攒一攒的咂蜜花,放入嘴里,咬断那粉白的花屁股,吮吸花肚子里的花蜜。有时候,蜜蜂会躲进花筒里去采食花蜜,没有“哎哟”过的孩子们常常连花带蜂地取下来,放进嘴里,一咬两截,结果就像割蜜、吃蜜那会儿,“哎哟哎哟”,又甜又痛,说不出话来。“喂——,这里有一样好东西,快来看那!”俏皮的男孩子咣当咣当地晃摇着装满花蜜的肚子,想尽办法将心仪的女孩给骗到咂蜜花树下,趁其不备的时候用力将花树一摇,花蜜如雨,露湿了头脸。傍晚时分,一头花蜜一头花粉的孩子们将开成团的咂蜜花给折下来,扯来一根放屁藤,坐在草甸上将花团穿编成辣子串串一样的花环,挂在脖子上,招引着蜜蜂回家。

春暖花开,高岗上的棠梨花开了,地头上的白刺花也开了,庭院里扎堆绣花的妯娌婆媳们也坐不住了,她们将手里的绣花针藏进绣到一半的花朵上,腰间揣着花篓,成天地往山上去采花。她们将蕾蕾烁烁的棠梨花和白刺花采下来,清水一焯,焯去苦味,或自家人炒着吃,或带到集市上卖钱,或留到有客人来的时候一起享用。花开时节,云南乡下的条条山街,都有大姑娘卖花,她们头上裹着开满鲜花的头巾,臂弯里挽着花篓,花篓里罩着一只用来撮花卖的碗,用花开一样的声音穿街走巷地吆喝:“买花喽,卖花喽,两块钱一碗……”棠梨花微涩,白刺花微苦,两三块钱买一碗回去,清水一漂,荡去苦涩,或配与作料凉拌了吃,或油煳几个干辣椒,放一把腌菜进去翻炒,还真是开胃下饭。

在云南,“家花没有野花香”不仅是一种心声,更是一种心动。心动不如行动,即使是“吃米不见糠”的城里人,也十分珍惜这花开时节,人们趁着周末闲暇,男女老少相约去山上采花,人们把爬山采花当成一次踏春游玩,当成一次运动锻炼,当成一次感情联络。除了易采常吃的棠梨花和白刺花,云南可吃的花还很多,深山老林里的大白花,低热河谷里的攀枝花,房前屋后的棕榈花,高高山岭上的松树花,都是云南人用来开胃养颜的花食。云南是云南松的故园厚土,饥饿年代里,人们常常将松花粉和在玉米面里蒸做饭吃,蜜蜂断粮的雨季,养蜂人常常用松花粉来饲喂蜜蜂。无独有偶,苏东坡也是喜食松花之人,他常常将松花、槐花、杏花同饭一起蒸了吃,或者密封发酵之后酿出美酒。有一次,他喝醉了松花酒,居然挥毫将家传不宣的酿酒秘方给写了出来:“一斤松花不可少,八两蒲黄切莫炒,槐花杏花各五钱,两斤白蜜一齐捣。吃也好,浴也好,红白容颜直到老。”

“采而佩之,奕奕清芳”。云南人不仅有吃花的习俗,更有佩戴鲜花的习惯,云南十八怪里就有“大姑娘把花戴”这么一怪。踏春时节,姑娘们都喜欢把最美的花枝折下来,插在发髻上戴着,给人楚楚动人的美。炎雨五月,缅桂花开了,老人小孩都喜欢把清香奕奕的缅桂花佩在胸前,从天亮香到天黑。过年前的三两天,山里人就把含苞欲放的野山茶花折下来,一扎一扎地捆好,和青松毛一起背到集市上卖,让城里人买去插在家里,感受年的花味。即使是在没有花开的环境和季节里,婆媳妯娌们都喜欢把大红的山茶花和马樱花绣在帽子上戴着,绣在衣服上穿着,绣在腰带上系着,绣在挎包上挎着,绣在鞋垫上踩着,绣在鞋子上踏着,远远就给蜂、给人一树花的感觉。

百花医百病,云南的草木之花,都是本土疾病的特效药方。地埂上蓬生的小黄花,用开水泡起的水雾是治疗鼻炎的特效药方;路边沟旁的粉色小花,掐一把嫩尖在手里使劲搓揉,将粘粘的汁液擦在长脚气的地方,一次即能止痒换皮,根除脚气;金银花、柴胡花、野坝子花,都是极好的撤火消炎凉药,闹非典那年,医院里、药店里的板蓝根颗粒被抢购一空,所幸的是云南除了生长板蓝根之外,还一片片、一蓬蓬、一岭岭地生长着小柴胡、金银花和野坝子。喜欢夏天的金银花开谢不久,喜欢秋天的柴胡花和野坝子花就开了。野坝子清香宜人,具有解暑、清喉、通鼻和消炎作用,云南人特别喜欢它,常常用它来做蘸水香料,也常常用它来煮鸡吃,人们还将野坝子的叶子连同它的花一起捋来,阴干之后泡水喝,俗称“野坝子水”,雅称“野坝子茶”。云南的宾馆饭店里,只要客人往里一坐,主人就要沏出这样一壶清香四溢的野坝子茶来招待客人。

蜜蜂也有病痛,不过,云南花开,蜜蜂采食这种凉性之花,囊状幼虫病和欧幼病就不治自愈了。原载于河南省文联《散文选刊·下半月》2019年第3期

作者简介

王胜华,男,苗族,武定县人,1966年生,现在武定县文联工作,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云南日报》《边疆文学·百家》《散文选刊》《海外文摘》发表作品;目前出版有散文集《花漫樊篱》《灵魂底色》;有散文作品入选《新时期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