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遇见楚雄·文学艺术季丨李军学组诗
发布时间:2021-12-14 10:58:16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段绍玉作者:李军学

轮回

承载了十个月甜蜜的负担后

初产撕裂的剧痛

有如潮涨一般幸福地袭来

一个女孩呱呱落地

吃着乳汁

听着童谣

咿呀学语:

“妈”

“妈妈” 

“我要妈妈”

伏在父亲的背上

风是一支神奇的笔

画出四季色彩

雨织一张巨大的网

捕捞山水人物

牵着奶奶的老手 

把牛郎织女相会鹊桥的日子收藏

从暮色中扯回一片彩霞 

裹着一觉睡到朝阳懒洋洋地从窗口爬进来

瘦瘦的期盼羞羞来临

大红花轿绽放在爆竹声的喧嚣里

可怜了母亲——

又一个孩子已经长大


母亲的脸

我是眼睁睁看着光鲜靓丽的脸庞

怎样刻上满满的皱纹的

一横

一竖

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一撇

一捺

刻的都是我的乳名

幸福的乳名

我不哭

尽管常常热泪盈眶

有一天

我终究也会一脸的峥嵘

满满的故事

如同秋收之后的庄稼杆儿

安详在大地的怀抱


农民工

离开家乡

为了子女的学费

为了盖新房娶媳妇

或者

更多的理由

建造了一座城市的高楼 然后

把自己悄然窝藏在黑暗潮湿的地下室里

任凭身体和心灵恣意发霉

鞋袜衣裤烂脚丫的腐败气味

刻在城里人的脸上

感知着这座城市的温度

老家的火塘里还埋着火种的人

在漆黑的夜里

被那一丝的光亮牵回去

更多人找不到回家路

变成花花绿绿的小广告

夜间悄然贴满大街小巷


笔摩在昨天夜里已经死去

母亲不爱我

正如我不爱母亲

我那长得和她不一样的舌头就是最简单直接的证据

母亲不爱我

正如她的母亲不爱她

她们的舌头长得也不完全一样

这件事情还可以往上追溯

母亲爱不爱我是她的事情

我不能背负一个不孝的罪名

要纠正这个问题其实也不太困难

只要请求毕摩

在我的骨头上

刻下母亲的乳名就可以了

可是

笔摩在昨天夜里已经死去


彝人的火塘

我不知道火塘里的火种燃了多少年

只知道

任何时候

只要刨开火灰

一定能看到一窝红红的火炭

我们盖了新房

搬了新家

一定会从老屋的火塘里取一枚火种

让它在新的火塘里继续燃下去

寒冷的夜晚

只有老人才有资格在火塘边打个地铺

享受一代代传下来的温暖

一盒火柴  

一个打火机

可以点燃很多火种

彝人

只认祖先埋在火塘里边的那枚火种

清明

从站着到躺着

只有心跳相隔

低下头颅

再低下

把额头和土地亲密接触

就能瞧见躺在土里的人

反之

只能看见

那几张花花绿绿的纸

被风卷了去

躺着的人

越来越矮

站着的人

还要长大

每一个躺着的人

都是菩萨

能不能被他庇佑

就在额头到土地之间的距离


苴却砚

你是造物主的宠物精灵

封印在毫不起眼的石块里

坠落凡尘千万年

巫师发现了你

他一边呼唤着你的名字

一边用针尖一点一点剥离石块

把你唤醒、释放

恢复精灵的本质

你妖娆灵动,美丽大方

让美嫉妒

让爱痴迷

作者李军学,原载于《边疆文学》2017年第11期

作者简介:

李军学,彝族,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二十一期学员。有文章发表于巜民族文学》《山东文学》巜边疆文学》《滇池》巜云南日报》等。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