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遇见楚雄·文学艺术季丨记 载 乡 愁 的 水 磨 房
发布时间:2021-12-18 15:35:14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李其明作者:流星

image.png

水磨是水的力量与人的智慧相碰撞的结晶,是中华祖先的伟大发明,是农村改善生活最原始的工具,它将以人为动力的舂米改进为以水为动力的碾米,把人们从耗时、耗力、产量小的石臼窝舂捣中解放了出来,就像它生产的米面一样融进了农耕时代人们的心骨里。

一溪清水养育一方人,一座座石磨舞活了一溪水,幸福了一户户人家。羊旧乍村位于莲池溪谷的下游,沿溪两侧的大凹子组、小村组、大村组、热水塘组都建有水磨房,而规模最大、服务群众最广的就数位于热水塘组四节田的水磨房了,它由管碾婆负责管理使用,有石磙磨、石碾磨各一组。石磙磨能碾米,石碾磨能磨面,吸引了远近十里八村的何家村、叶家组、麻栗树、旧房子等村组的群众前来加工粮食。

石磙磨由石磙子、磨槽、磨轴、拨杆、卧式水轮盘(俗称水轮、伞盘)等部分组成;石碾磨由上下扇磨盘、转轴、伞盘、支架构成。

在水磨的上方有一可容纳五六百立方米的水池,有两个水闸,一个供泄水用,把不用的、多余的水泄流回溪谷里,让水池不致在涨水季节被洪水冲毁;一个供水磨用,平日用一块漏水的木板挡着,当需要用水磨的时候,抽开木板,水顺引水槽而下冲动伞盘就开磨了。水槽是用木板制成的,长约四五米,进水口宽,出水口窄小,这样的设计有利于增加水的冲力,水的冲力大,伞盘就转得快,沉重的磨盘随之加速转动。

碾米前,先把磨槽打扫干净,再把150公斤左右的谷子倒进磨槽里均匀地铺开,然后开闸放水带动石磙子,管碾婆就亲自或指挥着谷主尾随木牌转动起来,把石磙子溅出的谷子扫进磨槽里,把磨槽里不平整的谷子扒平。经过数十圈的展碾,褪去谷壳,露出白花花的大米之后,就关闭水闸,把碾槽里的谷米收起来,拿米筛筛米或者用风柜扇米(即去除谷壳)。

磨面前,先把上扇磨表面及磨眼清扫干净,再提起上扇磨,把磨齿和磨盘打扫干净,然后放下上扇磨,调整好磨的高低,向磨眼里倒入五谷杂粮,开闸放水即开始磨面。期间需不停向磨眼里添加粮食、清扫磨盘里的面,得一遍又一遍地把磨过的半成品粮食过箩,最终把这些粮食经过一遍又一遍粉碎,一遍又一遍地过箩,才可以把一袋粮食磨成面粉。

那时碾米磨面都得排队,白天给其他组的人碾磨,本组人碾磨都排在晚上,点着松明子火把进行,一年四季不停歇。庄稼人赶着牲口驮着谷子、麦子、荞子、豆子、玉米等五谷杂粮,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一边等待碾磨,一边谈论农事家事,交流信息。东家姑娘儿子、西家婆媳矛盾、谁家娶妻丧葬、谁家养猪下崽,柴米油盐的家务事,这里俨然成了信息互通的场所。水磨房,不仅仅只是人们加工食粮的场所,更承截着乡村人的精神寄托;水磨房,不仅仅有磨,而且成为热水塘组唯一一个昼夜有人、火把通明的地方。

一圈圈单调而乏味转动的石磨(石磙子)把各处收获来的五谷杂粮都装进它的胸膛,把人们一年的劳作、所有的辛苦都转化成白花花的大米或黄澄澄的面粉。时间就像引水槽里急速的流水,在不知不觉中滑走了。石磙子转走了一轮轮岁月,面箩筛出了生活的酸甜苦辣。

对于管碾婆来说,水磨的旋转声、催面棍敲出的节奏和磨房下的水声,是她生命中恒久不息的、最美的旋律;水轮飞转、水花四射、面粉飞扬,是她一生所见的唯美画面;磨房中,偶尔腾起的面粉,飘扬在她周围或是洒落在她身上的时刻,是她貌美如仙的片刻。

对于村民而言,水磨房曾是它朴素的心脏。散落的民居、古老的磨房、急速的流水、络绎不绝的碾米磨面人,构成了八十年代平淡而又恬静的乡村。

现在,这曾经搏动的中枢,最为兴旺的地方,凝聚人们幸福生活的碾房,已成为逝去的风景,留在了热水塘老一辈人的记忆深处。

走到四节田,放眼望去,只有那一棵沟边的老榕树,几十年过去了还是一年四季碧绿如春。在当年水磨房的位置驻足,耳畔犹有水磨开动的声音,低头只见那些残破的磨石,抬头只见那棵枯萎的攀枝花树,不禁让人生出一丝无奈的心痛。

人类只要需要,创造一件生产工具,自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当有一天人类不需要这些工具了,那曾经积累了无数智慧改良而得的物件,就变成了记忆,变成了人类来路上的雕塑,变成了乡愁的代名词。

(作者 流星)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