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遇见楚雄·文学艺术季丨春日,走进羊街坝
发布时间:2021-12-27 11:18:54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杨芬作者:赵春银


春日,走进羊街坝

春日,走进羊街坝,你就走进了春天的内心,走进了一方热闹的宁静。

羊街已经被百鸟吵醒,群山睁开了清亮亮的眼睛,打量着远方,也打量着坝子的悠悠光景。羊街坝子舒服地躺在云贵高原群山的怀抱中,仰望蓝天,独守辽阔。

任春风亲吻,任花香亲吻,任蓝天亲吻。

远山如黛,白云轻悠,洒落山脚的村庄,见惯不见惊的翻晒桃花的心事,从不辜负春风的油菜花按时绽放出甜蜜的金黄。

勤劳的人们走出百花包围的村庄,走过麦香浓郁的田畴,消融在高过人头的油菜花丛中。他们貌似随意的劳作,是天地中一种庄严而又亲和的仪式,他们仿佛一直存在那里,从未离去。

坝子一角,小镇的繁华缓缓打开,让你的绿色欲望健康安放。四围村寨,农家的炊烟袅袅升起,把坝子外的浮躁消融于无形。

春天,走进羊街坝,你不只是驻足、观望、惊喜、沉醉,你也会被干干净净的春风吹成一道明亮的风景。

大麻地桃花

鸟鸣一粒粒溅落。花香一树树散开。

当山村的桃花突然开放在屋角田边,当青青麦苗开始散发美妙的香甜,你会发现,不只是野百合,就算是小土狗也有疯狂的春天。

彝族的少女站在清凉的风中,阳光穿越山林,飞吻而来。被老阿玛(外婆)点破的心事,让她脸颊红透,赛过周围的桃花。

身后的菜园早已生机弥漫,脚边的白蒿伸出毛茸茸手掌,幻想抚摸她开满花朵的衣裳,以及怀春羞涩的脸庞。

密林深处,黑头山雀正一遍遍地吟诵:春日载阳,春日载阳。

看见果树爬满山冈,看见鸡鸭在树下悠闲徜徉,就看见了不远处走来的幸福。

春日迟迟,采蘩祁祁。

种一畦香梨,种一畦春光,种一畦早桃、种一畦梦想。村居花开,纤纤素手绣出日子的芬芳。

春意涌动,一朵朵桃花样的微笑,在大麻地鲜亮亮的开放。

安龙古寺

历朝烟雨,隐不去你的鸟鸣清幽。乱云飞渡,扰不乱你的木鱼节奏。

安龙寺,潺潺清泉,止生灵之渴;佛门清净,庇古佛青灯前伊人清愁。

远山苍茫,雾掩土楼。山门眺望,坝子悠悠。经文诵断云天之外,暮鼓晨钟里羊街坝又消融多少爱恨情仇。

在古木参天的尽里头蓦然回首,山下又是几度绿肥红瘦。

春风吹老多少山歌民谣,山花烂漫本无心出釉。迎来送往,美女俊郞,都是俗世华丽的血肉。当夕阳扯下笼罩大地的暮霭,又有谁能把众生大道参透。

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是谁入世把众生普度?寺后山谷,依洒水库终安巨龙,我佛慈悲,笑看羊街绿水长流。

拜谒佛居住的地方,须弃车而走,敲响自己的心钟,向上向善,曲径通幽。树木长得大慈大悲,行人走得气息通透。

会当凌绝顶,看天高地阔,风清云秀。

莲花坝公园

一湾浅浅浑水,洗濯着我的童年。

一方黄泥坝塘,滋养着我的家乡。

曾几何时,阳光把黑黝黝的土屋,翻晒成错落有致的楼房;曾几何时,春风把干瘦倔强的土地,吹成花潮流淌的海洋;曾几何时,满目莲华一度开放出名副其实的梦想。

昔我往矣,水瘦山寒;今我来游,春花烂漫。

莲花坝公园,怀抱三月,一泓碧水春心荡漾,鹅黄柳枝在高原的蓝天下,轻舞飞扬。

游廊曲折,把乡愁渐次打开,让蛙鸣鼓荡、让鸟语婉转、让你在不同角度找到春天多重的方向。

凉亭远眺,那静卧山脚的村落,生机涌动,却又诚实安详。富裕的荣光,闪耀在横贯坝子的大道两旁;春风的河流,被一望无际的油菜花完美地展览。

风景更美处,永远在前方。

公园一隅,脱贫攻坚、文明村镇、乡村振兴……一块块展牌说尽山乡发展的辉煌;在水一方,倒映着伟大而又朴素的思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春风沉醉,我心悠然。

同行的人,路过的人,有谁不对公园美景充满向往,有谁不对家乡土地上那一群有梦想的实干家竖指点赞。


发表于2021年6月3日《云南日报·花潮版》。

作者简介:赵春银,男,彝族,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元谋县人。云南师大中文本科毕业。1989年参加工作。长期在山区教学,现在中共元谋县委宣传部做事。30多年来一直从事文学创作,作品以小说创作为主,兼有诗歌和散文习作。有小说诗歌散文合辑《金沙吟·彝山情》出版。多次在《散文百家》《云南日报》《金沙江文艺》等刊物发表文学作品。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