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遇见楚雄·文学艺术季丨乡村影院
发布时间:2021-12-30 10:54:25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段绍玉作者:段绍东

斗转星移,世事变迁,30多年过去了。但我对曾经出入过的两个乡村电影院,依然记忆犹新。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刚参加工作时,离家较远,所以就很少回家,一般一个月才回家一次。每到周末,我就会步行两个多小时,到区政府(现在的乡)所在地的集镇打发时光。而唯一能够消磨时间的就是到电影院看上一场电影。说起区政府电影院,那是极其简陋的露天电影院,是用民国时期建盖的祠堂改造而成。面积不大可容纳百来人,除了正房厢房外就是高高的院墙。售票房就设在大门的一侧,通常是一人一票,一票一角钱,观众还分正厅和楼厅,去得早的可以坐楼厅,去迟了就只能坐正厅,其实正厅就是在院子里,楼厅也不过是在屋檐下,所有坐的凳子都是用红沙石板搭起来的。银幕就挂在正房对面的土坯院墙上。虽然看似简陋,但还是像模像样地在石凳子上编有排序、座号,观众进去后依然要按排序座号就坐。因为是露天电影院,能不能放电影,就要看老天给不给脸色,如果老天不高兴,电影也就看不成。在这样的电影院里,观众得忍受红沙石板的坚硬和冰凉,夏天蚊虫的叮咬和冬天寒风的袭扰。尽管如此,一个区就只有这么一个电影院,也算得上是“高档”的娱乐场所,每周去上一次,感觉还是有所值。

另一个是村级的电影院,那是我被调回到离老家不远的成昆铁路上一个车站所在地的村子里教书时遇到的。这个电影院是个体经营,租用的是乡政府(现在的村委会)的院子,它与区上的电影院所不同的是没有了楼厅,同样的红沙石板作凳子,只是没有了编号,座位只讲先来后到,自由选择。同样是一角钱一个人。售票房是土坯墙上打开的一个小洞,只要你递一角钱进去,里面的人就会撕一张自己印制的票出来。到了后来,为了节省人力干脆就不再卖票,守门的直接收钱,交了钱就可以进去,再后来为了做活生意,那些家里实在没有钱的小孩,拿上一个鸡蛋也可以看一场电影。开始时大家都感到好奇,慢慢地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影响下,大家也都习惯了,也明白了商品也是钱的道理。这个电影院因为是私人经营,一般不放科教片和文艺片,大多是警匪片、枪战片、武打片,后来也开始放映爱情故事片。观众大多数是铁路职工,还有少数附近的群众。每当电影院有电影时,村头的路口上就会挂出一块小黑板,黑板上有影片名称、放映时间地点和票价,这样的放映通常一个星期一场。只要有电影,人们都会早点收工,乡政府院子里就会有一番热闹。电影开始前,白炽灯把院子照得一片透亮,很多人都会像猫头鹰似地在院内搜寻,大人在搜寻自家的孩子在什么地方,年轻人在搜寻心中的意中人在不在场,有没有跟别的什么人在一起。更多的人则谈论电影好不好看,一片嘈杂,仿佛是在赶集。那些觉得什么事都与己无关的妇女则拿出随身带着的鞋帮、鞋底做起了针线活。放映时间一到,白炽灯灭了,顷刻,全场鸦雀无声。随着放映机“咔咔”的声响,两个脸盆般大小的轮盘缓缓转动,一束由细变粗的光柱直直打在银幕上,人们屏住呼吸,伸长脖颈,瞪大双眼。随着电影中故事情节的发展,人们也会被剧情所打动,神情也在喜怒哀愁地变化着,就在这样的乡村电影院里我竟然找到了《白莲花》《半张订婚照》《红牡丹》《红衣少女》《黄英姑》《奸细》,到达了《大渡河》,看到了《戴手铐的旅客》《第十个弹孔》《法庭内外》《街上流行红裙子》《特高课在行动》《神秘的大佛》《神女峰的迷雾》《珊瑚岛上的死光》,明白了《好事多磨》《爱情啊,你姓什么》……

这样的情景当代人是感受不到的,而对于经历过的人来说,那种以天空作顶、夜色当墙的乡村影院总在魂牵梦绕着我们的思绪,那些旧时的温暖与感动似乎一直没有离开我们。段绍东(原载《云南日报》)

作者简介:段绍东,男、彝族,60年代出生。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协会员、云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六期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出版散文集《余味回甘》,连环画《牟定红色往事》文字撰稿。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