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馆
茅草房
发布时间:2022-01-08 10:35:37来源: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段绍玉作者:李伟林

在我的记忆深处,最不能忘怀的是自家的茅草房。

我家的茅草房坐落在正房的对面,一共只有两间,分为两层,上边的一层是人住,下边的一层是牛圈,两层之间用木板平铺,上面用厚约十多公分的胶泥灌注而成。据父亲说,茅草房具有冬暖夏凉的特点,我却觉得茅草房住起来很不方便。单看外表,给人的感觉就显得低矮,仿佛永远长不大的疙瘩,总是零零乱乱,窝窝囊囊。走进里屋,更显单调,椽梁外露,土坯墙龇牙咧嘴露出凶光,既黑暗又压抑;冬天窗外是飘零的雪花,白天双手双脚冻得通红,却不敢生火取暖。夜间浑身冷得起鸡皮疙瘩,一宿床铺都是冷冰冰的,我只能躲在羊皮褂加毯子下哆嗦,叹息着盼望老天放晴,露出灿烂的阳光。夏天,酷暑难耐,唯有前面碗口大的窗户透出丝丝凉风,我便经常将小木床移到窗口纳凉看书。那时,心中便时常萌生出长大后,拥有一幢漂亮房子的想法,像童话中的小公主、王子住在宽敞神秘的古堡里,快乐地生活。

改革开放以来,望着周围鳞次栉比,不断耸立起来的砖瓦房,再看看自家那两间茅草房觉得分外扎眼。父亲却不闲着,常常趁年关清闲时节,独自一个人到很远的山谷割茅草,一担担挑回家,整齐放在后院晾干,待我们放假回家过年,便组织我们姐弟加盖翻新茅草房。

虽然是十冬腊月,清晨厚厚的霜花,在阳光的照射下,慢慢变成雾气升起,此时的乡村田野笼罩在烟雾中,仙境般若隐若现。吃过早饭云雾散尽了,周围是清新的空气,落叶的树木在碧蓝的天空下立着,像是为我们默默加油。我们的工作便匆匆开始,父亲趴在茅草房的横梁上,我站在父亲身后,从姐姐手里接过一捆捆茅草,递给上面的父亲。只见他把新草一层层铺开,覆盖在已经被风吹雨打,变得枯萎的旧草上面,再用细篾绕着底下的椽子固定好。对于那些腐烂漏雨的地方,父亲更是认真细心,不仅要把腐烂的草屑清除掉,而且要加宽加厚,牢靠的程度比其他地方更胜一筹。太阳偏西,家家户户的上空已是炊烟袅袅,我们也可以收工了。从房上下来,拍掉浑身的茅草,站在院子中央看着土得掉渣的茅草房焕然一新,嗅着茅草发出的阵阵清香,我不觉浑身的疲劳顿消,为茅草房穿上厚厚的新装而感到高兴。

一晃好几年过去,我已走上工作岗位,并在县城里买了房,有120多平方米,每当学校放假,我都会带着妻女到县城住上一段时间。夜里,拉开窗帘,一轮明月高挂白塔山顶,小城的夜被霓虹灯装点得格外迷人,喧嚣的闹市更多地激起我心潮的浪花,不免萌生出对茅草屋的许多回忆。我眼中透出晶莹的泪珠,那是为父亲远去的背影,也是对母亲的牵挂,对明天美好生活的祝福。(李伟林)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2015 ©云南楚雄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楚雄州委 楚雄州人民政府主办 楚雄日报社承办
滇ICP备:08101759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7

联系电话:(0878)3398960
投稿邮箱:
本网法律顾问:云南兴彝律师事务所 张绍良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8)3398960

楚雄州网上打击侵权假冒监督举报电话:0878-3389003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356号